博彩真经电子版
新聞|履職|理論|人物|文化|健康|圖片庫
首頁>> 專家

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

2016-01-29 16:19:31 來源:人民政協報 我有話說
0

  中共十八大以來,對于人民政協作用認識的重大進展之一,是進一步明確了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功能定位。如何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就成為制約政協協商民主發展的關鍵問題。根據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中的特殊地位,要充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必須緊緊抓住提高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這個關鍵環節。

  首先,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要求充分認識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

  自中共十八大正式提出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任務以來,關于人民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作用,有兩種密切聯系的定位:其一是“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其二是“專門協商機構”。“重要渠道”與“專門機構”既有聯系,也有區別。就兩者聯系來說,“重要渠道”與“專門機構”都是給人民政協作用定位的,而且都是從民主的角度來定位的。就兩者區別來說,“重要渠道”之說,是針對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渠道而言,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渠道很多,政協是重要渠道之一;“專門機構”是就協商機構而言的,意思是說在從事協商的機構中,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其他機構并非專門協商機構。這種區分,對于我們認識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中的獨特作用和作用方式十分重要。只有準確地把握了這種區分,人民政協的獨特作用才能充分發揮出來。

  所謂“專門協商機構”,這是一個新的提法。專門者,通常有三層意思:一是特別,即不同于其他;二是專事,即集中于某一事情;三是專長,即長于某一項工作。可見,將人民政協定位專門協商機構,是要求各級政協組織應以協商作為中心工作;同時,這一定位是要將政協協商適度區別于黨委、人大、政府以及社會的協商,突出專門協商機構的特點和優勢。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6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的:“人民政協要發揮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建設,不斷提高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更好協調關系、匯聚力量、建言獻策、服務大局。要拓展協商內容、豐富協商形式,建立健全協商議題提出、活動組織、成果采納落實和反饋機制,更加靈活、更為經常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探索網絡議政、遠程協商等新形式,提高協商實效,努力營造既暢所欲言、各抒己見,又理性有度、合法依章的良好協商氛圍。”

  其次,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要求各級政協組織以協商作為中心工作。

  必須明確,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有著其他協商機構不同的要求:首先,這種協商是專業的,也就說這種協商具有專業性質,需要專業的知識和技能;其次,這種協商是專題的,也就是說這種協商是就針對專門問題的,如雙周座談會每次集中討論協商一個問題;再次,這種協商是有區別的,也就是說這種協商不同于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社會協商,有著獨特的功能;其四,這種協商是全程的,而不是斷點的,要把協商貫穿于政協履行職能的全過程;其五,這種協商是制度化的,不是臨時的、偶發的,而是嚴格按照規范化、程序化要求進行的。可見,明確提出“人民政協要發揮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是對政協協商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其中的關鍵就是要提高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

  實際上,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定位,已經明確了它與其他協商形式的重要區別。既然是專門協商機構,各級政協組織就要以協商作為自己的中心工作。協商對于人民政協來說,不是臨時性、間歇性的工作,而是經常性、連續性的工作,協商是政協的主業和常態;政協協商不是自己遇到事情才協商、自己有事才商量,而是要把協商貫穿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要把協商貫穿于政協履職的全過程;政協協商的事情,不僅僅是自己關心的事,而且還是參加政協的黨派、團體和界別以及廣大委員共同關心的事,是國事民事天下事。因此,政協作為專門機構的協商,與其他機構開展的協商從內容、范圍、節奏與頻率上都是有很大區別的。

  其三,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要求全面提高政協協商的技術和藝術。

  綜觀人類政治發展史發現,一個國家能否長治久安的奧秘,就在于能否實現制度技術化———只有將制度轉化為可操作的技術,才能夠保證政治局面的穩定。正因為如此,柏拉圖就十分強調國家管理的技術性和藝術性,將之稱為“政治技藝”。亞里士多德甚至將政治學稱之為所有學術中“最高的學術”。列寧也說過,政治是“一門科學、是一門藝術”。其實,協商民主也是個技術活或藝術活,協商民主技術和藝術是協商民主質量的基本保證,因此,要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就必須提高政協協商的技術和藝術。2015年3月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民革、臺盟、臺聯聯組會時對全體政協委員提出了“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的要求。“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的要求,深刻回答了人民政協履行職能的方向、目標、原則、方法、途徑等重大問題。“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三者相輔相成、互為補充,共同體現了政協的政治主軸、發展方向和精神品質。“懂政協”是前提、是基礎;“會協商”是能力、是素質;“善議政”是藝術、是修為。這也就是說,如何提升政協協商技術和藝術問題,實際上已經進入中央高層的視野和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議事日程。當然,政協協商技術和藝術并非沒有價值要求,而是嚴格遵循協商民主的基本價值的,這些基本價值包括:合正義、遵科學、重程序、可操作、可復制,等等。但是,這些價值是要通過提高政協協商技術和藝術來實現的,只有全面提升政協協商的技術和藝術,才能使政協協商收到實效,發揮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獨特作用。

  其四,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要求完善協商程序和協商機制。

  任何形式的民主都要以一定程序和機制去實現。從一定意義上講,所有民主都會體現為程序民主。比如,政協協商主要以會議形式進行,那么,如何召開協商會議才有效?又如,政協協商要實現經常化、制度化和規范化,就需要一整套規范的議事規程、程序和機制。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全國政協和許多地方政協在協商實踐中已經進行了積極探索。一些地方政協為了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積極拓展協商形式,豐富協商內容,增加協商密度,完善協商機制,通過增強專題協商科學性、對口協商針對性、界別協商綜合性、視察協商即時性等創新方式,積極探索政協協商的長效機制,推進了政協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但是,應該看到,在政協協商程序、機制和專門化建設上尚有許多提升的空間。在未來的實踐中,要嚴格遵循中央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化的要求,結合各地實際進行積極的探索,全面提升政協協商的專門化水平,切實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獨特作用。

  (虞崇勝 作者系武漢大學政治文明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導)

[責任編輯:潘興彪]
注冊 我有話說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博彩真经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