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真经电子版
履職|理論|人物|文化|健康|圖片庫
首頁>> 電子雜志>> 2016年雜志>> 2016年第24期

不能忘記老朋友——中共領導人與張學良交往六十年

2017-01-13 09:41:00 來源:中國政協 我有話說
0

  文◎吳躍農

  不能忘記老朋友,這是中共領導人六十多年來對愛國者張學良的特殊尊重。

  在張學良的那段海峽兩岸阻隔、軟禁不釋的陰冷歲月,中共通過各種方式和渠道傳遞對這位在臺灣地區的原國民黨老朋友的關切和惦念。在一次紀念“西安事變”的活動結束之后,周恩來特意對張學良的弟弟張學銘說:“我近來很想到你家吃東北菜。如果哪天漢卿獲釋,我是要親自去接他回來的。”

  少帥張學良和中共領導人之間的友誼與故事,看似老課題,實則鮮為人知。

  “為國珍重,后會有期”

  “我與共產黨是一致的立場!”張學良一直對中共懷有敬佩,在失去自由后,他沒有拿崇高的感情作換取自由的交易。

  1946年,蔣介石曾經想過給張學良一定的自由,讓手下人去與張學良談,要他作“幡然醒悟”的表白。張學良不為所動,對來勸他醒悟的人侃侃而談——“在抗日的問題上,在不打內戰的問題上,我與共產黨是一致的立場,這也是中國人應該有的愛國立場,怎么能說我中了周恩來的圈套呢?如果要我說違心的話,說我是上當被共產黨騙了,那我是不會說的。我張學良從來不說謊,如果為了自由要我這樣說,我還是張學良么?”

  周恩來對張學良的牽掛和關心從來沒有中止過,他通過各種渠道,關注并了解張學良的狀況。

  他曾不止一次請來自臺灣的朋友設法保護張學良,并對他們說,“如果張學良將軍的生命有個一差二錯,我們就不好見面了,不好說話了。”1958年,宋子文從美國回來定居香港,周恩來又以“北京的一位朋友”之名,通過故舊給這位當年“西安事變”的“擔保人”帶信,要求他設法推動釋放張學良的行動,或幫助改善張學良的境況。當年宋子文有三條保證,一是停止內戰,二是對日抗戰,三是確保張、楊安全。宋子文知道“北京的一位朋友”是周恩來,帶回的口信是,頭兩條早已經兌現,至于第三條,“請轉告周恩來先生,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實在無能為力,請周先生諒解!”1960年,周恩來在談到張學良的處境時,連聲說“沒有保護好他!”

  張學良雖囑告周恩來,“如有密使、盼有救我”,但周恩來考慮到張學良的處境和安危,對此極為慎重。

  1961年春,張學良已經享有有限度的自由,住在臺灣董顯光家中。經過再三考慮和周密安排,周恩來托張學良原貼身親信、在海外的朱光沐的夫人朱湄筠女士傳遞密信,同時,張學良的二弟張學銘、四弟張學思也給張學良帶去信函,都順利送達。周恩來的這封密信,一共十六個字:為國珍重,善自養心;前途有望,后會有期。

  1972年5月,周恩來被確診為膀胱癌,1974年初病情加重了。是時,蔣介石已經病重,香港的一些朋友準備發動輿論攻勢,呼吁恢復張學良的自由。周恩來很贊成他們的正義之舉,又說服他們放棄此念,對他們說,蔣介石還沒有去世,但他對張學良的忌恨已經淡化,你們這么一呼吁,戳了蔣介石的瘡疤,搞不好,可能會剌激蔣介石,結果反而對張學良大大不利!

  1975年,周恩來已經是重病纏身了,多次暈迷,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當他蘇醒過來時,他還是強撐著病體,找有關人員研究臺灣問題,關注臺灣地區的老朋友。當他得知張學良得了眼病,有失明危險時,在一份批示上要求有關部門查清具體情況,批語最后,他用顫抖的手一連寫下了3個“托”字。

  在彌留之際,周恩來召見中央對臺領導小組負責人羅青長部長,把他找到病床前,托咐說:“你們做對臺工作的人千萬要記住,對于幫助過我們的老朋友,一定要記住他,不要忘記他。”

  “莫嘆少知音,伯牙悔碎琴”

  葉帥與張學良因“西安事變”相識——

  “莫嘆少知音,伯牙悔碎琴。”張學良將軍在西安事變中與葉劍英建立了相知之情,然而,世事滄桑,兩人之后一直未能謀面,但心是相通的。

  葉帥數十年來一直珍藏著一幀張學良在“西安事變”時送給他的照片,在這張照片的邊頁空白處,葉劍英寫下了一行圖注:“漢卿送蔣回南京前留影。”他也曾多次托人給張學良傳話說,我們是“西安事變”患難與共的朋友,我很惦記他,歡迎他回大陸來看看,回來以后,還可以再回臺灣。

  鄧小平當年與張學良有過一段“生死交情”——

  張學良“救”鄧小平的經歷,也發生在“西安事變”那年。1936年,紅軍抵達陜西,張學良東北軍已經開進陜北,擔任蔣介石的“剿共”任務,幾仗打下來,碰了個頭破血流。進犯延安地區的三個師被紅軍整鍋端掉。張學良一直與紅軍有聯系,此時更實現了雙方不再打的協定,還開展了邊區貿易,張學良成了向紅軍輸送物資的人。

  鄧小平當時是紅一軍團政治部宣傳部長,長征途中受了傷寒,到陜西后,身體極為虛弱,黨中央一聲令下,鄧小平的部隊過黃河開赴東征抗日前線,但由于紅軍軍需供應極為困難,缺醫少藥,隨軍醫生對鄧小平的傷寒病束手無策。部隊將此情況報告給正在西安與張學良接觸談判的葉劍英,請他出面通過東北軍想辦法找到藥品。

  葉劍英將紅軍急需藥品搶救傷寒病重的鄧小平一事向張學良說了,他當即把東北軍后勤軍官找來,下令從東北軍的軍需之中,撥出一萬套棉衣和各類急需藥品急運中共駐地,并劃給葉劍英五萬法幣用以應急。張學良送來的棉衣很及時,戰士穿上了,鄧小平也穿上了,張學良送來的藥品更是雪中送炭,使鄧小平得到療救。

  盡管張學良不太記得當年與鄧小平這段往事,但鄧小平沒有忘記這事。張學良后來知道鄧小平在多次內部講話中提到這事,感念之情溢于言表。

  鄧小平在不止一個場合提出,歡迎張學良到祖國大陸走走看看。張學良對鄧小平很是敬佩,他在臺灣時就注意祖國大陸的情況,他知道鄧小平“三起三落”,這位為西方世界折服的“打不倒的小個子”正在承前啟后、大刀闊斧地推進祖國的改革開放,領導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向現代化騰飛,心中自然十分驚喜。

  張學良到美國后,他也在盡可能的機會中,向到訪的來自海外或輾轉來自祖國大陸的友人詢問祖國大陸的情況,詢問鄧小平的情況。這時,張學良送藥救鄧小平已經成為新聞媒體的一大熱點,把張學良與鄧小平的關系想到了一處,大家也是為了祖國統一的良好愿望出發,來談這段佳事的。張學良對來訪者說,他確實不記得這事,就是做了,也是應該的,但他知道鄧小平確實是一位了不起的中共政治家和軍事家。

  “遙祝先生長壽健康,并盼再聚首”

  在臺灣復興崗居住的張學良,一天正與夫人趙四小姐閱讀來自各地的許多賀電,突然,發自“北京”的電報使趙四小姐幾乎驚叫起來,張學良接過來一看,淚水立即涌滿眼眶,這是周恩來夫人鄧穎超在1990年5月30日拍給他的電報,鄧穎超的全文是——

  “漢卿先生如晤:

  欣逢先生九秩壽慶,穎超特電表示深摯的祝賀。

  憶昔五十四年前,先生一本愛國赤子之忱,關心民族命運和國家前途,在外侮日亟、國勢危殆之秋,毅然促成國共合作,實現全面抗戰;去臺之后,雖遭長期不公正之待遇,然淡于榮利,為國籌思,贏得人們景仰。恩來在時,每念及先生則必云:先生乃千古功臣。先生對近代中國所做的特殊貢獻,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所幸者,近年來,兩岸交往日增,長期隔絕之狀況已成過去。先生當年為之奮斗、為之犧牲之統一祖國振興中華大業,為期必當不遠。想先生思之亦必欣然自慰也。

  我和同輩朋友們遙祝先生善自珍重,長壽健康,并盼再度聚首,以慰幫人之思耳!

  問候您的夫人趙女士。

  鄧穎超

  一九九○年五月三十日”

  “我和同輩朋友”,這是多么親切的稱呼和問候,張學良當然清楚這種稱謂特定含義,這是時任中共領導人對他的祝賀,多少歷史的云煙和朋友的情感瞬間涌上他的心頭。張學良反復展讀這份電報,淚水橫流,趙四小姐也是唏噓不己。

  人情重懷土,飛鳥思故鄉。張學良對這封電報特別珍視,請人抄成“大字報”,高掛在他祝壽會場臺北圓山飯店昆侖廳的正中央,那天,這封賀電成為祝壽會的一個注目焦點,引得國民黨元老們一片感嘆。

  “得民者昌啊,這就對了”

  張學良到美國后,回祖國大陸之事盡管因臺灣方面阻撓,一時沒能夠成行,中共領導人還是記掛著他,希望他能夠回祖國走走看看。鄧穎超想到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交通部長呂正操是張學良的舊部,與中央商量,派呂正操到美國夏威夷去看望張學良。1991年6月,在張學良91歲生日時,呂正操前往美國代表中共中央看望張學良。

  “西安事變”之后的幾十年,周總理和鄧穎超一直關注著張學良,就是讓呂正操做與張學良的聯系人。“西安事變”之后,呂正操與張學良已經一別幾十年,不過此間呂正操和張學良一直未失去聯系,他們有時通電話,有時寫信。由于蔣介石控制著張學良,信會被事先拆看,他們心照不宣,有時寫信不能具名,有時就是談天氣之類,互通一聲平安。張學良在被軟禁時,還偷偷讓四弟張學思轉告呂正操,參加共產黨這條路走對了。1990年5月,呂正操收到了張學良的信:“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義抗強胡,豐功豈在尊明朔,確保臺灣入版圖。謁延平祠舊作,書寄正操學弟正,九十老人毅庵(張學良的號)書”。渴望統一之心躍然紙上。

  張學良與呂正操在美國的相見是激動人心的。想當年西安分手,誰知這一別竟然已過半個世紀,雙雙都已是耄耋老人了。一見面,張學良就拉著呂正操的手說:“必之(呂正操的字)呀,我現在迷信了。”張學良晚年信奉基督教早有傳聞,可在呂正操的心中,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當年的少帥會真正相信上帝。他回了一句說:“我也迷信了。”張學良納悶:“你迷信什么?”呂正操說:“我迷信老百姓。”張學良一聽就明白了,抗日戰爭時的呂正操是“冀中名將”,地道戰、地雷戰讓日本鬼子聞風喪膽。張學良說:“我知道,你有個外號叫地老鼠。”呂正操說:“那不是我的功勞,是冀中老百姓的創造。”張學良大為感慨:“真心話,得民者昌啊,這就對了。”

  呂正操向張學良遞交了鄧穎超的親筆信,并轉達了黨中央領導對他的問候。在信中,鄧穎超受鄧小平委托,誠懇歡迎張將軍在方便的時候回家鄉看一看。張將軍沒有使用放大鏡,臉幾乎貼到信紙上,一字一句地看著,看到末尾鄧穎超的簽名時,他說:“周恩來我熟悉,這個人很好,請替我問候鄧女士。”張學良答應條件成熟一定回國。他說,他一生一直希望祖國統一,只要國內需要他,他會盡力為祖國統一做工作。呂正操回國后,向中央匯報了此行的詳情。不久,張學良還給鄧穎超親筆復信,其中寫道:“遐首云天,無日不有懷鄉之感,一有機緣,定當踏上國土。”

  最終,張學良都未能回故土,他帶著漫漫的思鄉之情和遺憾離開了人們。

  張學良逝世后,全國政協發給張學良家屬的唁電評價極高: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各黨派、各團體和各界代表人士表示沉痛哀悼和深切懷念!作為偉大的愛國者,張學良將軍曾和楊虎城將軍一起,為了聯共抗日,結束內戰,發動了舉世聞名的“西安事變”,為促成國共兩黨的再次合作,推動全民族的抗日戰爭,作出了有功于國家和民族的歷史性貢獻。在以后幾十年的生涯中,張學良先生愛國懷鄉,始終關心祖國的統一和民族的昌盛。我們將永遠銘記張學良先生的不朽功績和愛國精神,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斷作出新的努力。

  (作者:文史作者,江蘇省社科聯理事)

[責任編輯:蕓子]
注冊 我有話說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博彩真经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