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真经电子版
履職|理論|人物|文化|健康|圖片庫
首頁>> 電子雜志>> 2016年雜志>> 2016年第24期

一個人,一座城,一生守望——南京市政協委員吳先斌和他的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

2017-01-16 11:24:00 來源:中國政協 我有話說
0

  文◎繆廬陵

  2016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在南京舉辦。南京市政協委員吳先斌和他的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再次成為全社會廣泛關注的熱點。

  從2006年至今的10年間,吳先斌前往全國各地搜集抗戰遺物,走訪抗戰老兵和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憑借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座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扛起了保留民間抗戰記憶的重擔。

  “許多人都會問我,你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后代嗎?我說不是;你是抗戰老兵的后代嗎?我答,也不是;你是八路軍、新四軍的后代嗎?我回答,什么都不是。只因為我是‘南京城’的后代……”當吳先斌談及創建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的初衷時,表情肅然。

  “一個沒有危機感的民族是無望和無救的”

  上世紀70年代,還在念小學的吳先斌跟著外公去南京秦淮河石頭城橋邊洗澡時,外公告訴他“當年日本鬼子在這里殺過很多中國人……”

  如果一定要尋找到吳先斌心中關于抗戰最早情愫的線索,兒時的記憶、外公的講述和對這段歷史的好奇,也許就是。

  1983年的一個冬夜,在南京大學電教室工作的吳先斌加班整理一盤內部材料錄影帶。屏幕上出現的一段段既沒有字幕、也沒有聲音的黑白影像,讓他震驚。吳先斌后來回憶:“畫面中人物痛苦的表情告訴我這座城市曾經發生過什么,我終于明白了外公當年對我說的是什么。其實,民間的記憶從來沒有中斷。”

  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距離南京市區8公里,距離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約20公里。坐落于相對偏僻所在的博物館,開館第一年便接待了3萬多名參觀者。10年來,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保證了每年300天的開放日,截至目前總計已有20余萬人次的參觀量。

  在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入口處,鐫刻著《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先生的一句名言——“一個沒有危機感的民族是無望和無救的”,這句話震撼著每位參觀者的心靈。入口處雪白的墻上寫滿了參觀者的簽名和留言,“勿忘國恥,珍愛和平”是參觀者留言的主要內容。展廳大門兩側墻上懸掛著吳先斌拍攝的72張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照片,照片上那一雙雙或哀傷或悲泣或憤恨的眼睛,向人們訴說著一座城市經歷的那場浩劫。

  “我收集了300多張抗戰時期侵華日軍所用的作戰地圖,把這300多張地圖連在一起,可以清晰地看出日軍侵華的整個路線。”吳先斌說,“它們能讓今天的青少年居安思危,形象地懂得為什么說‘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由吳先斌個人出資創建。對此,很多人不理解,覺得一個企業家去辦什么博物館,是不務正業;也有人懷疑他,辦博物館是為了更長遠的經濟利益。吳先斌說:“我就是想用這種方式來回報社會。在南京像我這樣的小企業家成千上萬,多我一個、少我一個無所謂,但不能少了一個在民間捍衛歷史的人。”

  “為了讓資金更多地用于收集史料,吳先斌十分節約,他省下火車的臥鋪費,千里迢迢坐硬座,甚至站著,去外地‘淘寶’,一站就是10個小時,下車后馬不停蹄地趕往文物和舊貨市場。”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主任張連紅十分了解吳先斌的辛苦。

  吳先斌覺得自己為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所有的花費和辛苦都是值得的,作為一名民間抗戰記憶的守望者,他無怨無悔。“等我年紀大了,我可能就自己專門干這個館,就做管理員。若真有一天,博物館無法支撐,我會把館內所有文物、史料捐贈給大學,讓年輕人延續對歷史的思考。”吳先斌說。

  給“歷史的思考”提供一個民間切入點

  “南京已有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南京國際航空烈士紀念館,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的存在意義何在?”時常有人這么問吳先斌。

  面對這樣的疑問,吳先斌說:“我以為,國家博物館更多地代表的是一種國家記憶,而民間博物館的存在是國民歷史記憶的重要組成部分,它能真實測量民間對歷史認識的溫度。二者融合才是民族的完整記憶。歷史有時存在于具有典型意義的細節和實物之中,歷史敘述也可從具有典型意義的細節展開,而我們這里可以提供更多的細節,讓大家換一個角度了解歷史。”

  經過長達10年的收集和整理,吳先斌保存了一份關于戰爭和災難的民間記憶,他為抗戰這個主題注入了更為生動和鮮活的元素。

  隨著藏品的豐富和博物館的發展,吳先斌對博物館建設、抗日戰爭和歷史認知的思考也更加深刻。“民間博物館現在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收藏搞上去了,但是研究搞不上去。研究和收藏不能平衡。”是他目前最大的遺憾。

  “如果僅僅是專家學者來研究這段歷史的話,提供給社會的只是一個‘思考的歷史’,而當各個階層的人都來參與的話,給社會留下的將是‘歷史的思考’。”吳先斌希望,他的博物館能給“歷史的思考”提供一個民間切入點。

  平時,除了展出文物,博物館里也舉行許多活動,越來越多的機關、黨派、團體與學校組織人員前來參觀,吳先斌還時常受邀去學校演講,向學生宣講抗戰歷史,傳遞愛國情懷。

  為了引導市民更深入地認知抗戰文化,博物館開辦了“抗戰大講堂”。自2015年6月至今,一年多的時間,先后有20多位專家學者在“抗戰大講堂”開講,與大眾分享他們對抗戰的研究成果。

  2014年8月9日,吳先斌帶著精選的近30幅圖片,前往日本名古屋市,參加了由日中友好協會與日本愛知縣聯合舉辦的為期4天的《為了和平揭露戰爭》展覽,把歷史真相告訴日本民眾。這也是中國民間人士首次在日本參展,具有歷史性意義,引起中外媒體高度關注。

  “日本的年輕人不很關注。日本有媒體報道這個事情,《朝日新聞》《中日新聞》《赤旗周刊》等,但他們會做模糊處理,把展覽名改為‘中日戰爭問題’。雖然這些媒體在報道中含糊其辭,但我覺得只要能把這些東西宣傳出去就好,以前都想以不變應萬變,以后我們要以萬變應萬變。”展覽結束回國后,吳先斌的使命感更加強烈了。

  向世人表明一個公民捍衛歷史的決心

  近年來,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連續被民建中央、江蘇省國防教育委員會、民建江蘇省委、民建南京市委命名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和早期相比,吳先斌現在越來越關注宣傳。現在,博物館有了自己的網站,及時發布博物館的活動信息及工作動態;組建起了自己的工作團隊,可以系統策劃和開展各類主題活動。

  自成立以來,博物館一直堅持開展探訪和關愛抗戰老兵的活動。10年來已經做了500多位老兵的口述記錄。吳先斌覺得關愛抗戰老兵,如同關注抗戰歷史,是博物館的責任。雖然財力有限,他仍盡力扶貧幫困,為改善抗戰老兵的生活境遇奔走呼吁。2014年4月,吳先斌參加一個電視節目時,某企業承諾資助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20萬元,用于博物館建設。吳先斌卻與出資方商量,把這筆款項轉贈給貧困的抗戰老兵。

  2014年12月11日,中央電視臺國家公祭專題節目對吳先斌和他的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作了大篇幅的專題報道。

  2015年7月,由民建江蘇省委、民建南京市委和愛德基金會發起,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主辦了紀念七七抗戰78周年暨“聚首七十年,紀念抗戰勝利專項公益基金簽約儀式”,為來自全國各地的33位抗戰老兵頒發了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牌和慰問金。2015年7月7日《人民日報》頭版專門對此作了介紹。

  2016年12月8日,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舉行新征集文物發布會,包括日本戰犯、南京大屠殺主犯谷壽夫的手書《勇躍破南京城》條幅、日本侵華士兵谷崎孫市《戰塵》攝影集、貝德士手稿在內的一批重要文物史料在會上展示,引起了社會各界的轟動。

  雖然博物館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影響力越來越大,但是吳先斌還是經常提醒自己不忘初心。“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一個自我學習、自我教育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實現、自我完善的過程。”吳先斌說,“希望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個博物館做研究,博物館的成果能被社會利用,發揮更大的作用,同時,也希望籍此向世人表明一個公民捍衛歷史的決心。”

  (作者:抗戰史研究學者)

[責任編輯:蕓子]
注冊 我有話說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博彩真经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