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真经电子版
履職|理論|人物|文化|健康|圖片庫
首頁>> 電子雜志>> 2016年雜志>> 2016年第24期

“大雪”望雪

2017-01-16 14:10:14 來源:中國政協 我有話說
0

  文◎凌之

  近日,被譽為“中國第五大發明”的二十四節氣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實至名歸。恰是“大雪”時節,便來說說。

  風和日麗,若抹去了霧霾,這不是春日寧靜抑或秋日私語?2016丙申年,節氣“大雪”,公歷12月7日,農歷十一月初九。筆者所在地鱸鄉,氣溫攝氏4—16度,西南微風。“大雪”前后,持續晴日,西北風少見蹤形,平均日氣溫達攝氏十度以上,若按氣候學上“冬季”定義,顯然無所適從了。

  “小雪”時段,蘇州地區寒冷且連綿陰雨,以致晚稻遲遲開鐮,而麥種不得不直播稻稈上。待到“大雪”,一反常態,雪飄到了天外,飄向日歷盡頭?午間,暖日融融,幾乎察覺不到一絲風。水面清亮,時光如貓兒打盹,一無所求眠在寧馨兒夢境中。

  從春到冬,迎春花藤總是那樣熱烈,而柳條風韻也遲遲不肯刪減。一度困惑,名之“鈍感”,實系季節變換不明朗,氣溫變化更如詩人思維,率性跳躍。這不,秋早逝,有些紅楓循規蹈矩讓出了舞臺,而一半以上猶殷紅如血,蠟染一般。香樟樹葉墨綠,烏溜溜的籽,似乎要把夏日的記憶貯存到“大雪壓青松”。

  還是欒樹識時務,彼時大紅燈籠高高掛,此際風干枯化為一個個“鳥巢”。西風刮起,鳥兒們向往。樸樹光禿禿,樸素。紫薇也收斂了光華,只把滿天小星星一般的黑籽粒綴掛細梢頭。亮麗的是女貞子,紫艷艷,水汪汪,那是一簇簇微縮的葡萄串?

  枇杷開花,如雀舌輕吐,“一窩窩”棲聚在叢葉濃枝間。枇杷葉油光厚實,枇杷花瓣潔白細密,熬得的“枇杷膏”,怎能不潤肺!蓬勃招揚的還是蘆葦,蘆葦開花,雅稱“荻花”。斜陽打照,荻花如云,一朵朵,一片片,一堆堆。若有一陣風過,盡可想象大草原上狼尾巴草瘋長,甚爾想象月光下群狼舉尾共舞。事實上,“荻花”輕飄如絮,輕柔也如彈松的棉花。一窮二白年代(“舊社會”),蘆絮曾被作為棉花的替代物,充當窮人的“棉鞋”或孤兒的“棉衣”。民間說唱,煽情哪。

  小野鴨竄過,麻雀們如驚風出岫,旋即又似急雨入谷。要是真有一場大雪飄飄灑灑,魯迅先生《故鄉》中描繪的捕鳥景象或可再現?

  到菜地走走。菜地在城郊,是偌大一處待開發工地,三兩個簡易工棚散落其間。工棚中住著拾荒的外來工和看工地者。不知主為誰,一塊塊,一畦畦,一角角,種滿蔬菜。碧碧油油,青青蔥蔥。隔著行道樹籬,恰似一隅被人遺忘的“世外桃源”?

  青菜、菠菜、芹菜、卷心菜、蒜苗、白蘿卜紅蘿卜,我都認得!還有那“雪菜”,那直奔腌菜行列的“雪里蕻”,曾是多少民間美味的“伴材”!近工棚處的幾顆大白菜,長得好漂亮,每顆上面還別出心裁系了根紅綢帶。忽憶老屋竹籬炊煙,溫情油然而生。冬日和風,有一方土,曬曬太陽,種種菜,真好。

  “大雪小雪,豆麥歇息。”時令至此,大豆、小麥播種完畢,農人可以放心歇一下了,豆麥們也盡可自由生息了。這不,地面上,大豆苗、豌豆秧,一株株稚氣十足,就像天真爛漫的鄉村頑童,早早放學歸來只管看鳥兒飛過蟲兒爬過風兒從耳邊擦過。

  “小雪腌菜,大雪腌肉。”雪花飄揚,粗糙的聯想首推“撒鹽空中差可擬”。鹽為腌物“冷雪”,伴雪腌制,風味最好,也最耐貯藏。

  吳江分湖有紫須蟹,“冬月益肥美”。清人《清嘉錄》有專條記載,陸放翁詩贊曰“團臍磊落吳江蟹”。西風白雪,蟹籪斷腸。紫須蟹,大小螯,雄壯趕赴盛筵尾聲。

  “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矣”。“大雪”節氣,陰漸趨極,而陽漸感生。為了生存,萬物設法也竭力遵循陰陽變化法則。元吳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釋“大雪”物候:“初候,鹖鴠不鳴”,鹖鴠,寒號鳥,感陰極而不再鳴;“二候,虎始交”,感陽微動而發情;“三候,荔挺出”,荔挺為蘭草一種,感陽至而萌生。

  “大雪到來大雪飄”,應景;“大雪”無雪,且享晴。

  (作者單位:江蘇蘇州市吳江區政協)

[責任編輯:蕓子]
注冊 我有話說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博彩真经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