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真经电子版

    電視劇《虎媽貓爸》雖然結束了,但其引發的關于家庭教育的思考卻遠未止息。捧著 “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信條的“虎媽”、秉承“快樂為主、無為而治”理念的“貓爸”、堅信“棍棒底下出成績,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獅子姥爺”、“給孩子毫無原則的包庇與縱容”的“麻雀奶奶”……當各種各樣似乎都有道理的家庭教育方法接踵而來,“兔女兒”們應該聽誰的?哪種教育方法才能讓孩子收獲幸福?
    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家庭教育做得如何,事關孩子的健康成長,事關社會的和諧穩定,事關民族的未來。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近日,本刊邀請劉長銘、李烈、李亞明、齊大輝等政協委員、教育家,共同探討當下家庭教育的主要問題,以及開展家庭教育的正確方式。 【詳細】

李亞明:說到孩子我覺得想讓他快樂學,我覺得還是讓他能夠有一個自主、自立參與的東西,孩子不能把他排出在外,包括家庭學校都是一樣,讓他能夠參與其中,他是主人,不是被動的被迫的。【詳細】

李烈:對這些孩子而言他真正的幸福應該是源于我們做大人的,無論是家長包括老師,對孩子一種真正的尊重,而這個真正的尊重首先應該尊重他與生俱來的不同。他本來天生就是這個樣子,改變不了的,你非讓他變成另一個樣子,肯定他不會幸福。這點恰恰是中國文化可能帶來的和西方文化非常大的區別的一個點。橫向比。其實我們的孩子最討厭聽的一句話就是誰誰誰怎么怎么樣。【詳細】

劉長銘:我們今天很多的家長最不愿意接受的一個事實,就是其實我的孩子就是一個普通人。我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非常杰出,別人都趕不上,比別人都強,我們希望他將來能成為球星、歌星、影星、世界首富、冠軍、奧運金牌這都是渴望不可求的。【詳細】

齊大輝:我們中國每一個公民都得面對這個問題,到底我們如何持家過日子,中國兩千多所大學都是圍繞著我們事業的教育,沒有一所大學研究怎么過日子,整個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丈夫妻子男人女人、男孩女孩,這五個臺階都是人生第一次,我們在教育部的國民契約中就沒有預備教育,就像預防醫學一樣,其實大家都病了,就這么簡單。【詳細】

  時間:2015年6月26日

  地點:全國政協禮堂

  主題:如何培養孩子做個幸福快樂的人

  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委員、同志們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來參加委員沙龍活動,我是你們的老朋友靜輝,在此,我代表主辦方對您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和感謝!

  在沙龍開始之前,我們在座的也做一個小調查,我想問問大家,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怎么來理解幸福,孩子的成績好就是幸福嗎?我們成功了就等于幸福嗎?在座的誰能來給我簡單的對這三個概念的意義能簡單的闡述一下。

  發言:

  對于第一個問題什么是幸福,我個人理解首先幸福是一種主觀的感受,有一句話說得好,真正的幸福是不能描寫的,它只能體會,越體會越不能描寫,因為真正的幸福不是事實的匯集,而且一種狀態的延續。我對幸福的第二個理解幸福主要是欲望的滿足,是欲望的達到,滿足的程度越深,可能人就會越幸福,比如餓的時候有飯吃,失戀的時候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失業的時候有份工作,這就是幸福,幸福可能是因時因地因人而異,這是我理解的幸福。

  對于第二個問題,成績好的孩子是不是就是幸福的,我覺得幸福主要是一種主觀感受,這個問題應該去問孩子,就我個人而言的話,我覺得成績好的孩子是幸福的,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人畢竟是群體動物,人取得幸福可能更多的與他們相關聯,所以對孩子而言接受最多的三個群體是老師、家長還有其他的小伙伴,分數就是通過這三個群體能夠是最重要的連接起來的一個媒介。如果在我們現在的教育制度下,孩子的成績好,可能更容易得到相關的社會評價,比如說老師的表揚,比如說家長的表揚,還有其他小伙伴的羨慕,這樣可以會激發他的學習熱情和欲望,越來越自信。再者說,取得好成績不僅僅有一個智力的因素,更多的一種非智力的因素。如果他在追求成績的過程中,他很苦,他一味的學海無涯苦作舟,我覺得很難想象他能夠持續取得好成績。如果他跟家長的關系不好、人際關系不好,所以也很可能取得不了好成績。

  在我看來,我是支持成績好的孩子他是幸福的這樣的一個觀點,需要改變是我們大人的觀念,我們應該改變對孩子單一的評價機制,賦予好成績更多的內涵,并且發現并且鼓勵實現越來越多的好孩子,成績好的孩子。

  對于第三個問題就是成功和幸福的關系,我個人理解這兩個很難分開,因為這兩四個很難量化,我覺得成功的真正核心就是幸福,謝謝!

  發言:

  我不太贊成他說成績好的幸福,我就說今天討論這個問題,包括請了幾個嘉賓,這個問題挺重要的,因為一個人一生的幸福感是從小的時候建立起來,小時候如果你認為是幸福,這個很重要的基礎階段。另外相對學習成績好,我學習成績就不好,我也不是特別不好,我是特別不穩定,這次我考了全年級第一,下一次我考我們班第四十,不過也是,考第一的時候幸福,因為老師和同學認可度高,然后考四十的時候就不太幸福,也不是不太幸福,也挺幸福,因為肯定是貪玩了,不見成績不好節不幸福。可是這個問題今天有必要拿出來討論,因為孩子他是三觀形成的最基本的階段,所以他認為什么是幸福,我也特別迫不及待想聽到大家的觀點。

  主持人:

  好的謝謝,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沒有看過電視連續劇,這段時間比較熱播的《虎媽貓爸》,當中有一段特別感觸的臺詞記憶猶新,飾演女主角的扮演者趙薇飾演的畢勝男,是因為在事業和生活中受到挫折,忽然對自己的爸爸說,“我成績好了我就幸福嗎,你知道我天天晚上都在做惡夢嗎?我事業強了我不就幸福嗎,你知道我現在就是一部工作的機器嗎?你知道我生活得并不幸福嗎?”我想看我們今天來了好多家長,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來理解和認識孩子的幸福、夢想與成功的。如果讓你們來選擇,你們是愿意把孩子培養成一個郁悶的學霸,還是希望他們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童年呢?

  今天我們委員沙龍請了四位重量級的嘉賓,來跟大家一塊探討一下,如何把孩子培養成一個幸福快樂的人,我今天先介紹一下我們的嘉賓。

  全國政協常委北京第四中學校長劉長銘先生;

  國務院參事室參事綜合教委協會副會長,教育部教育干部培訓專家委員會委員,北京市第實驗二小學校長李烈女士;

  中國教育協會教育管理分會理事,北京市中小學優秀德育工作者,北京市第一九中學校長李亞明先生;

  北京大文化研究與發展中心研究員,北京師范大學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齊大輝先生。

  那我們把沙龍的現場交給齊教授和我們三位優秀的校長。

  齊大輝:

  大家下午好,今天是周末,大家一起來關上門談談家里事。我是做家長教育的,主持人把這活交給了我,其實有很多話題要談,比如剛才講的幸福,首先這題目剛剛請教了劉校長、李校長。如何培養孩子做個幸福快樂的人,我跟劉校長談了,我說怎么去定義幸福,平和一點比較好,跟李校長一說,幸福普通人為好,今天我也讀了李校長寫了一個,如何家長讓孩子做一個普通人,大家都很糾結的事情,什么是幸福,剛剛那個小伙子也講我個人理解健康是幸福,有愛,其他的一些事情其實都無所謂,今天我們把矛盾轉移給劉校長,我轉了很多學者讀他的一些觀點,我們四位來唱唱戲,拉鋸扯鋸,咱們都得兩邊拉,咱們有請劉校長講講她的話頭,說一些觀點,我們就他的觀點下午一塊來聊一聊。

  劉長銘:

  大家好!我先解釋一下,其實不是兩會期間我說過,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說過,但是這個確實是我的一個相近的觀點,也可能是在去年九月份北京青年報組織校長的圓桌談話,他們讓我去做演講,我那次談了一些,過去我在跟家長溝通的時候,我都談一件事情,我們今天很多的家長最不愿意接受的一個事實,就是其實我的孩子就是一個普通人。我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非常杰出,別人都趕不上,比別人都強,我們希望他將來能成為球星、歌星、影星、世界首富、冠軍、奧運金牌這都是渴望不可求的。我每次都會列出很多的目標來,比如成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知書達禮的人,一個熱心的人等等,我說這些目標,我們看看哪些目標是經過我們加碼的努力能夠實現的,有哪些是我們努力了一輩子都實現不了的,實現的概率非常低的。所以我說我們應該在培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們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可實現的目標上,我們這個目標實現了,我們孩子可能有一個更好的,我們也經常和國外做一些交流。

  我覺得中國的家長跟國外的西方的家長,比如說美國,因為我們接觸美國的家庭稍多一點,我們的家長對待孩子的看法、心態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美國的家長他就希望他的孩子首先是一個,你想能夠生下來,健康的生下來就很不容易,首先是個健康的孩子,是個正常的孩子。將來逐漸長大了是一個懂禮貌的孩子,是一個快樂的孩子,所以他的要求起點非常低,他的孩子每取得了一點點成績,這個對于家長來說都是天大的喜事,都一下都驚訝得不得了,我們看外國人表情有點夸張。但是我們有些家長不是這樣的,這個孩子充滿著期望,有很高的期望值。但事實上每個孩子都是普通孩子,但由于期望值很高,所以每一次孩子有點什么事情,比如說跟別的孩子接觸,哪怕一句話沒有說上來,覺得自己的孩子沒有別的孩子聰明,反應快,等到將來上學,別人考五分,他考四分,一次一次的打擊自己的孩子,一次一次的打擊自己的孩子,總對自己的孩子不滿意。你怎么沒有超過人家,怎么不如人家,你想一個人怎么能夠在所有的方面都比別人強,所以我們有的家長對待自己的孩子有這樣一種心態就失去了必要的包容、寬容,耐心、細致,我們今天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家長對孩子太過于急躁,這個急躁處于這種心態有一定的關系。

  其實我剛才討論的是太哲學的一個問題,什么是幸福?今天我們是討論不清楚,我記得有一個芝加哥大學的教授叫(哈里)寫過一本書,這本書大家有興趣可以來看一看,《幸福的爭議》,他提了一個概念叫做FLOW,他就說人處在這樣一種狀態下非常的幸福,不一定非得享受,比較工作非常棒的投入,他處在一種幸福的狀態,我是教物理的的,我是物理老師,所以回想起來,我們過去年輕人很多情況下我們講錯了,我們在毒害我們學生,你看牛頓,為人類作那么多的貢獻,一輩子沒結過婚。你看居里夫人,兩次得諾貝爾獎。一輩子沒改嫁,你看(卡倫比旬)那么大一個科學家一輩子沒成家,好像做點什么事情一定要生活,好像牛頓、愛因斯坦這樣的人一定得受到極大痛苦,非常刻苦做一些事情,其實不是這樣,牛頓忘了吃飯,實際上他并不是說在一種痛苦的狀態下,實際上他處在一種高度的興奮、享受、幸福當中,我們做一件事情非常癡迷非常投入的時候,我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吃飯、忘記了約會,忘記了回家這是很正常的,我們感覺到痛苦了嗎,沒有。所以幸福他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在生活中享受到愛和被愛,這都是人的幸福感覺的重要的來源。

  我們每個人實際上都是普通人,我們人可以用各種的方式進行分類,用另外一種方式來統計的話,你可能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再換一種方式你可能在平均值之下甚至于做你的人,愛因斯坦是個偉大的科學家,他在物理上是非常杰出,如果我們要用一個用木匠活的方式統計的話,他小時候做的小板凳非常卓越,每個人就看他是一種什么樣的方式進行統計,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普通的人,但是可能都有非常杰出的一面,在你非常杰出的領域里頭,那你是這個領域最頂尖的人,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用平和的心態,之所以想起平和這個詞,是因為上禮拜六的時候,2005年屆的學生畢業十年返校,這是我們一個傳統的活動,畢業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跟老師聚一聚,我們一個普通老師跟學生說了一句話,他說希望你幸福,這些話都是比較通俗的,他其中談了一句話我印象非常深,說希望你們用平和的心態去追求卓越。卓越是我們人生的目標,我們一定要把在自己的領域把某些事情做得精致,這就是卓越,但是為什么要用平和的心態,你有平和的心態你就不會不擇手段,你就不會投機取巧,不擇手段和投機取巧這不是成功之道,所以我覺得一個普通老師說出這樣的話非常深刻,我說你真是一個教育家。

  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天的家長也好,老師也好,今天在座的各位家長,我們用平和的心態來對待自己的孩子,守望著自己孩子的成長,相信我們每個孩子都是有天賦的,但是這天賦我們做法不當的話就會被我們扼殺,只要我們有足夠的耐心去守望他,我覺得我們每個孩子都能做得非常優秀,其實我們今天在教育上我們一定要有把一件事情想明白,就是我們都在比誰跑得快,其實這輩子成功與否,幸福與否比的不是比誰跑得快,是比誰走得遠,走得遠一定會成功的,所以我們今天還是應該平和一點,我羅羅嗦嗦就說這些了。

  齊大輝:

  我抓了幾個要點,談談我自己的想法,一會請李烈校長、李亞明校長一塊談這個問題,其實今天這問題談起來比較悶,比較不輕松,我們中國每一個公民都得面對這個問題,到底我們如何持家過日子,中國兩千多所大學都是圍繞著我們事業的教育,沒有一所大學研究怎么過日子,整個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丈夫妻子男人女人、男孩女孩,這五個臺階都是人生第一次,我們在教育部的國民契約中就沒有預備教育,就像預防醫學一樣,其實大家都病了,就這么簡單。

  剛剛劉校長講了一個,很重要講了目標,目標有很多體系,一個機床有165個指標,普通機床,最簡單一個孩子德智體美勞,五個手指頭一巴掌,劉校長非常理性,可能與不可能,我們中國現在最重要的一個國民素養,知識多、常識少,成人不成熟,我們需要有理性思維,劉校長是教物理的,他講的邏輯,可能與不可能,因為每個孩子到世界上都是做冠軍的,從懷胎到出生十個月,是兩億到三億分之一的成活率,哪一個跑到終點,降生,都是冠軍,只是說有的適合跳高,有的適合跳遠,有的適合投擲,有的適合跑步,不一樣,但我們家長都按自己的設計好多方法錯了。

  這里剛剛我很有感慨,普通的老師說不普通的話,用平和的心態追求卓越的目標。在中國追求卓越目標的人太多了,這是我們國立很大的動力,但問題是不不擇手段、投機取巧,這是我們國民心中非常可怕的事情,今天我們干部出問題,家庭出問題都源于這個根,成人不成熟,剛才劉校長也講中國與美國之間的關系,我在美國待了十幾年,有很深的體會,包括我們在東城區、朝陽區我們有將近60多所實驗校,實驗幼兒園,我是跟蹤了十幾年,很多現在在美國,最簡單的一點,中國家長跟西方家長想得不太一樣,取決于成熟度,能成活出生,能不上醫院看孩子已經很幸福,我剛剛從國外大學過來的時候,我就憋了一泡尿,到處找廁所,能找到廁所的人最幸福,那叫瞬間幸福,生活、婚姻這一輩子有個概念性,這個人嫁對了沒了,那個人娶對了沒有,國家今天走到今天是什么樣子,都是大概率,誰都會犯錯誤很正常,我認為這里面很重要的一個就是說平和和卓越的關系怎么達到,我們每個小孩都很特殊,我們要善待自己的孩子,了解他、幫助他,小孩不需要太多指責。而需要去幫助,但是大人有沒有幫助他的能力,基本不太有,越優秀的這些學生越苦惱得多,剛剛講成功成名這些,比如牛頓、居里夫人,我們中國的百年革命也樹了很多典型,這些典型中是沒有家庭的,這是不對的。

  所以我們要從小開始做起,國民素質從娃娃抓起,娃娃素質從家長抓起,根在家長,家長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基礎,公民素質的源頭,黨政工作的橋梁,我們的抓手,從小學開始,幼兒園更重要,今天我們來了位小學校長,我們請各李烈校長講小孩子一入學,他所經歷的一些事給大家一塊分享分享,大家鼓掌歡迎。

  李烈:

  我順著長銘說的這個轉,齊教授突然又說這個問題,我現在覺得老圍著你轉呢!

  幸福的普通人,說今天下午參加沙龍也是談這個話題,到這里發現改了是幸福快樂的人,剛才又出一詞當幸福平和的人,做幸福普通人。對,我當時聽完這個詞,我想他的角度一定是針對我們中國的家長,都要做人上人,都要出類拔萃,都要與眾不同,不顧孩子的天賦現實,你說是平和的人,這個非常重要,我覺得它也可以是一個很重要的詞,但是我想說的意思是說,所有人都追求做普通的人,或者說所有的人都是平和的人,可能也會有新的問題會出現,也就說只要是違背客觀現實存在的都會出問題,因此我想說的一個觀點是什么呢?對這些孩子而言他真正的幸福應該是源于我們做大人的,無論是家長包括老師,對孩子一種真正的尊重,而這個真正的尊重首先應該尊重他與生俱來的不同。他本來天生就是這個樣子,改變不了的,你非讓他變成另一個樣子,肯定他不會幸福。這點恰恰是中國文化可能帶來的和西方文化非常大的區別的一個點。橫向比。其實我們的孩子最討厭聽的一句話就是誰誰誰怎么怎么樣。

  我是前不久接待一個家長,家長特別跟我講,他說他的孩子隨著年級升高,苦惱就多了,為什么呢?因為他覺得他孩子非常優秀,但是同學們嫉妒他,所以遠離他、疏遠他,他沒朋友,孩子非常的苦惱,我聽完這個以后,我覺得你的孩子優秀,表現在哪些地方,你覺得其他人嫉妒他又有什么例子,他告訴我他的學習特別棒,每次考試基本都是滿分,然后有一個鄰居,孩子跟他同班,本來是跟他的好伙伴,結果這個鄰居孩子的媽媽,每次只要做完她的卷子回來,問她女兒的話一定是誰誰誰得多少分,后來這個女孩子已經變成了,只要一問你不就關心誰嗎?我告訴你吧,他全對了,這個媽媽舉這個例子是要證實他的孩子特別優秀,就是因為這個同學嫉妒他,比不過他,所以就疏遠他,跟他在一起比得他自己不行,他的節拍這個。

  然后特別講,我說你覺得這次回來,苦惱的僅僅是因為其他同學疏遠他,那他覺得幸福、快樂和開心的時候有嗎,他說什么時候,他就回家,只要一做完卷子他全對了回家他就特別開心,一進門先跟爸爸媽媽說的是,我今天又做對了,很開心,我聽她這種氣氛,我就可以斷定,這個孩子家長所謂的優秀他在學習成績出類拔萃,他跟別人比這個他是人上人,但是這個孩子出現了非常大的缺失,這一點恰恰是家長可能沒注意到的,后來我說你這個結論首先先出問題,同學們不會因為他的成績特別好而疏遠他,其實成績好孩子們應該佩服他,應該愿意跟他親近,我說是不是你的孩子只要做完卷子拿到卷子以后特別得意,滿臉興奮,看看這個人你什么樣,顯擺。那大家就會有就是一種壓迫感。

  我另外還有,就是鄰居的媽媽,她老拿自己的孩子跟這個孩子比,小孩未成年,回家媽媽老關注他,當然她轉而對學習很好的同學有看法、有意見。

  再有這個女孩子其他的方面我跟她一溝通一了解,真的相比其他的同學他做得真的不出色,比較自我,而且滿足于自己的學習成績特別的拔尖,特別突出,因此我想說的是,那個媽媽老比說不如這個孩子,其實是合唱團的孩子,合唱團的主力,歌聲非常好聽,而且這個孩子沒有,雖然得100分但是就是唱歌就是不如人家孩子好聽,這點一般的爸爸媽媽看不到,因此我想說這里邊真的顯得了很多角度上的問題,我想說真正讓孩子幸福,尊重孩子的天性,這跟與生俱來的長項到底是什么,關注他的長項到底做什么,不要和別人比,比了半天的東西孩子改變不了,不是他不努力造成的,所以不要橫向比,而是只關注自己那個孩子的天賦,也就他的長項,優勢到底是什么,而在關注他的天賦他的長項的時候,不是家長以自己的喜好,你強加給他的,讓他去養所謂的長的地方,而是首先應該先去發現,先發現就是先給生態、自然的能讓他呈現的這樣的平臺。那么在這個呈現的過程中發現他真正的天賦往往是他特別喜歡的,他有興趣的,發現這個之后為其創造條件,搭建平臺,這樣他很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兒時、少年還是青年,還是將來走向社會,他在整個成長過程中一定就此會感受到他恩的不同,他的成功、按他的快樂,當然帶來的應該是這個時代的幸福,這個對他將來走向社會應該說也是他獲得他生命質量的非常重要一點,也是他為社會能做更大貢獻的一個方面。所以這是我所說的孩子幸福的獲取,就是真正尊重他的天賦,既不要橫向比,又不要集于灌輸給他什么,而是要去陪伴他,伴隨他過程中發現他的興趣、他的長項為其努力,這是成年人應該做的。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從社會角度來講。精英也需要。

  這里邊有對普通人的理解有不同,但是也不一定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普通人未必是不成才的人,各行各業成才的也可以說成是普通人,還有幸福和他的成功與否似乎不完全是正比例的關系。我非常贊同剛才小伙子所說的,對幸福第一個的解讀,我覺得幸福去體驗,幸福絕對的是一定持續的幸福和物質的需求滿足無關。其他可能也會有幸福指數,也沒準挺開心的,另外幸福還和它的期望值密切相關,他沒有過高的不可能實現的期望值,但是這個幸福也和價值很有關系,適當的追求能夠實現、能夠滿足也會有幸福,所以因此我說很難用一句話全部都概括了,但是有一點可能是絕對的,就是他一定是淡定寧靜,你的心態心靈,校長說的平和這個相關,它一定和這樣的一種心態相關。因此我想說的是讓孩子要幸福,作為我們成年人,老師也好,家長也好,真正尊重孩子,少用我們的眼光、我們的視角,我們的期望去要求和評價孩子,這是特別突出的一點,我先說這個。

  齊大輝:

  從她的例子的角度,用一個小孩的媽媽的爸爸看這個孩子,大家看看這種小孩,因為他在學校里面都是學苗比較好的,在都是好學生以外還有…。

  李烈:

  所以我們是很極端從面試就發現,絕對有問題的孩子,他是一定要進(學二小)的,因為家長或者介紹人就講了,正因為講問題,所以一定要進(學二小),他才有希望改變。

  齊大輝:

  而且我印象中,長銘校長和李校長大概的學苗應該是北京最好的,這個我相信大家也都應該體會到了,但有一點,剛剛李校長講的非常重要,叫顯擺,孩子要遭人討厭,這個人再有成就,我們在機關里工作,有不同職位制之分,要是一個人有才華,持才傲物,為人不好,或者為人刁鉆,誰都不愿意跟他來往,其實孩子從小他就特別孤立,也跟他行為方式有關,拿張卷,左看看,右看看,自己心里有數,他就有成就感,又有攀比心,這是我們教育最應該注重的一個教育素養、人文素養的問題,這是我們國家教育方面很欠缺,欠缺在哪里?學校這些專業工作者,本身大家經過這些訓練,教師都經過專業訓練,都很注重,但最沒辦法就是在無形中的教育,回家父母的家庭教育,爺爺奶奶怎么說,爸爸媽媽怎么說,身邊叔叔阿姨怎么說,這對小孩真實的成長環境,坦率來講,學校校長也無奈,班主任也無奈,所以現在綜合的教育我們要做協同教育。

  李烈:

  剛才這句話正好齊教授談到這點,我還想借此機會補充的一句話就是,真的是關注孩子我們從培養的角度去看,要培養的是一長多能零缺陷的人,一長就剛剛講的天賦,任何一個孩子一定會有相比之下有他的優勢,他的天賦就長項,把這個充分抓住,強化天賦加強刻苦是這方面未來的人才,這是一長。

  多能其實就是德智體美,這樣方位的發展,具體他學習角度來講我們是說尤其小學而言,更多要體驗,體驗越多越好,這個體驗一定是酸甜苦辣咸都要有,體驗越豐富、越多,累加的感性的東西越多,將來迸發出來的東西越過多,所以我們一長多能,多能的角度就是多體驗。零缺陷千萬別有某一方面突出的缺失,像剛才講,那個孩子的情況不被重視的時候,他真的將來發展他就滿足他的學業,但是與人交往上有障礙,他苦惱會特別多,因為將來走向社會誰會喜歡這種人呢,他會沒朋友就等于是缺陷。

  齊大輝:

  目的現在大學里經常出現優秀更優秀,比如在北大清華,一個比一個優秀不,你還能永遠當第一嗎?這是第一,第二大家用什么手段去攀比呢,有好多發生宿舍的矛盾,包括有很多戀愛中配偶,和戀人,包括包括學業爭名次,最后是人與人的沖突,包括我們宿舍許多慘案的發生,你辛辛苦苦培養一個孩子,二十年后是什么結果,三十年后是一個什么結果,應該我們要用彈道的原理,炮往哪打,方向、角度三要素,長銘他的專業是物理學。

  李烈:

  所以我現在講的零缺欠,指的是德,人的一瞥一捺。人性的缺失不可以有,因為他是社會人,一定要走向社會,他自我的認識相對正確也是相對樂觀的,還有與人的相處,他和環境的相處這個其實是最重要的,對未來的幸福而言,這個方面一定不能有缺失、缺陷。零缺陷。

  齊大輝:

  剛剛李校長總結,零缺陷最近大家看新聞,留學生回來一大批,不是光明回來的,最近又看到新聞嗎?這些作假的東西是誰做的,我相信孩子作假那種水平,作假都是家長放松,這是一個國恥。我講一長多能零缺陷,我希望大家今天能把李烈校長這個記一下,這個天賦要測評他,大家有沒有對孩子做一些先天性的天賦是什么,有測評的,有很多個性的測評,綜科院心理所有多。

  第二來講多能,多能是講酸甜苦辣咸都得嘗,經風雨見世面,今天的孩子弱不經風,沒有挫折教育的孩子早晚在婚姻上出問題,在學習上出問題。每年都有很可惜的孩子有輕生,你想想看,跟別人有矛盾,攀比心太重。這些我感覺異常多能零缺陷,不要有人性的缺陷。教育很不容易,十幾年、二十幾年培養一個孩子,總不能有一個悲慘的結果,一批垃圾培養出來,人是不能回收的,除非上監獄。這個我想多一個家長學校,就會少一個社會監獄,今天多一份家長成人成熟教育的投入,會少十倍未來拯救孩子的社會成本。這兩個算是學苗比較好,我個人認為,我們再請李亞明校長講講他這些學校里相對來講普通一點的學苗,我是按學苗來衡量這個指標,我個人認為,請李校長講講他的觀點,大家鼓掌歡迎。

  李亞明:

  剛剛兩位校長講,我非常尊重李校長,他們講的觀點我都同意,其實做一個幸福快樂的普通人,剛才大家從幾個角度都說了,作為一個人來說,成為一個人我覺得幸福也很簡單,就是內心平和、衣食無憂,行動自如,這可能作為一個養老的人,作為一個成年人,作為青年學生、孩子們來講可能不是這樣,每個階段不一樣,剛才談到這些還是圍繞孩子的健康幸福快樂。

  剛才劉校長說了一句,孩子為什么不幸福,恩,他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沒做成。他做自己愿意做的事他才幸福。這是剛才劉校長說的,我特別同意,孩子為什么現在不幸福,他不主動,不是主動的措施,都是被動的。我們有的校長概括了一下說學生上學有三個層次,忍受、接受、享受。接受是中性,接受教育,但是有一部分是忍受,到學校去沒辦法,大人讓去,現在義務教育是強制教育。但是真正能夠從忍受、接受到享受,這其實也是我們教育追求的。那么這里邊當然因素就很多了,首先還是怎么能夠孩子從現在被動、不想學、推一推、動一動,讓他從讓我學到我要學這個變化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剛才劉校長也提到,我們大人有興趣的事情,你做多長時間,他都不覺得煩。但是他不愿意做,不想做的事情做一點都覺得煩。

  咱們現在有一個作家林語堂說,人的一生只做兩件事,一件是自己喜歡做的,一件事應該做,我覺得確實是,人一生當中很多是自己喜歡做的事。還有一部分或者說更多的是應該做的事,這就是責任。都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那些必須做的肯定不行,應該最好是能夠把這兩件事結合起來,這是最好。

  但是現在要想結合起來難度也是比較大。現在我們人的這種期望值也比較高,在我們教育的功利性和教育的痕跡太重。

  你比如說我們現在其實教育也是陪著孩子玩,我感覺到讓孩子能夠在學校里面玩得快樂,快樂教育。快樂教育不是讓孩子少玩,他確實在玩的當中有很多藝術,有很多智慧,我們現在教育,包括教育目標,很多應該陪伴他一起玩,但反而把一個目的性,把這個功能說得特別重。孩子反而玩也沒玩快樂,你比如咱們培養孩子注意力,培養孩子的注意力,我和親朋好友聊到,說自己的孩子注意力不集中,不集中怎么辦,他們就說,一個是經常回來就說這孩子你得注意上課聽講,我說光說不行,那應該怎么辦,我說得訓練,這種訓練一個是無痕的訓練,比如讓他拿乒乓球,到有訓練的中心,打乒乓球訓練,實際上打得好的陪著你打,打得不好的也不例,應該家長陪著他玩,該培養注意力了,咱們兩個打球,所以我們經常是把這些東西本來很自然的很隨意的,弄成了孩子不愿意,他幸福嗎,其實沒事就跟他玩一玩,跑一跑,這其中讓孩子感到的是幸福,但其實他是有收獲的,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再就是把教育看得過重,剛才說的四中也好,都是非常好的學校,這個無疑,但是教育其實沒有那么重,有一個老教授也說過,教育的效果和受教育者接受的程度卻高度相同,接受沒接受這是最關鍵的。

  最近我看了一個美國紐約一個醫生,他說到,叫醫生,他說醫生說有時去治愈,常常去陪伴,總是去安慰。所以作為一個醫生他是這樣的,我把他領到教育了,我就覺得教育有時起作用,教師常常去陪伴。教育的效果最終是要靠自我教育。所以我覺得教育回歸到本真,最終要通過受教育的本人來接受,來調整,你包括我們現在每一次考試,中考剛剛結束,每一次考試不可能老師去代替,也不可能家長去代替,都是他自己本人去完成,這種完成他是經過包括我們的家長,學校的老師,教育的環境、氛圍,使得孩子愿意接受能夠接受,他化作自己本真。所以他才能夠進步和成長,他才能夠快樂,否則的話你逼著他學他不會快樂。

  說到孩子我覺得想讓他快樂學,我覺得還是讓他能夠有一個自主、自立參與的東西,孩子不能把他排出在外,包括家庭學校都是一樣,讓他能夠參與其中,他是主人,不是被動的被迫的,我不知道大家看過沒看過有一個電視劇,美國的,就是超級保姆。放了好多集,但是我沒有看很多,我覺得這些孩子,因為我做了教師也做了三十年,我覺得難以對付,調皮打鬧,甚至打架、翻桌子,簡直沒有辦法,但是這個保姆來到這個家庭以后,他調研、了解、指導、陪伴,經過一周左右的時間,她把家庭由混亂能夠條理得非常好,我就再想,她用什么辦法,我看來看去她有三個基本的辦法,第一個就是定一個規矩,有個規矩,大家都遵守,成人、家人、孩子父母都遵守。

  第二要孩子參與做事,你比如說家里要吃飯,原來是家長把碗拿來了,孩子給扔了,凳子搬這,這樣分工,他孩子分工并負責端碗,負責擺凳子,來了以后孩子參與。

  第三要評價,總結評價,評價誰做得好,他對這些孩子要表揚甚至獎勵。帶著去郊游,所以我覺得后來一做就這三方面,孩子參與了是關鍵,對于孩子幸福來說,他愿意動愿意做,可是有的時候我們給它創造的條件,提供的機會太少了,我們有時候甚至說做著作業,家里削個蘋果喂你,你做作業把那腳,襪子給你拖下來泡上腳,你說他幸福,大人感覺我給你照顧到了你也沒學好,其實他有時候壓力也很大,不是說自己真心的愿意做,想做,剛才李校長說,我也特別同意,怎么尊重孩子、尊重這種規律,讓孩子自己去體驗、去參與去做,這個因為我也老在想,孩子怎么能夠幸福,怎么能力快樂,怎么能夠健康成長,我想我有這么幾點想法。第一個就是要讓孩子有自信心。我能行。我對孩子有期望,首先還要建立孩子的基礎,自信心。

  第二個要讓孩子有責任心,做一件事,包括我們家里面孩子整理自己的書桌各方面,讓孩子有一種責任,最近我也聽到,包括我自己,有些孩子從家里面一來,包括現在原來都有,吃飯原來拿飯票自己不知道,姥姥給裹好了,裹了一勺裹一飯票,還有比如說原來再早熱飯,自己的飯不知道帶的什么飯,還有說孩子比如原來熱飯,自己忘了帶勺了就不知道怎么吃,他缺少一種責任感。還有幸福感,你說他能快樂嗎?自己什么都不動。

  第三個就是一種愛心,剛才兩位校長也提了,愛心、善良,真善美,善其實咱們的核心價值觀也提到,誠信友善,包括李校長舉的例子,你對別人得善良,你自己好,你和別人不友好,肯定是別人不喜歡你,所以我覺得要有善良之心。

  從你孩子的學業成績上要有提高的話要有注意力,培養人和孩子有注意力。第二個就是自控力,情緒要自己調控,你不幸福、不快樂你自己總發脾氣,沖動是魔鬼,不僅傷害了別人,對自己也不好。長期這樣你沒有一個好的朋友。

  第三個就是內驅力,人應該用內驅力,有追求,自己想法,有要求愿望,而且能夠實現去做,我覺得就是三心三力,對一個孩子的成長很重要,孩子是不想學,不想做,包括讀書,前一段的時間,孩子不是不想讀書,孩子是不愿意讀老師給提供的書。包括大人給提供的書他不愿意讀,他愿意讀他的書,所以這些方面我覺得我考慮了我們怎么能夠千方百計能夠按照學生、孩子的成長的規律,能夠讓他自己有一種學習的主動性,有這種愿望去培養他,想學、要學、會學,覺得如果做一個孩子,這個事情可能大家也是非常關心的,但他學習當中的快樂還是從這里邊能夠找到,謝謝。

  齊大輝:

  李校長剛才講的非常多的是屬于常識性概念,我們成人往往不注意,比如注意力大家可能注重,但注意力怎么培養,它是一個人生的問題。小孩一出生,好多注意力的問題已經先后從生理上就已經注定了,比如我們今天剖腹產特別多對吧,只要剖腹產的嬰兒沒有經過正常產道的擠壓,這個新生命的生長跟跟剖腹以后取出的生命是不一樣的,他沒有一個掙扎過程。不僅是母親的掙扎,兒童在掙扎,嬰兒在掙扎,注意力及其集中的那叫天命,這個過程注意力就有問題,剖腹產一下出來,小孩是有恐懼感的,這些注意力的先天性。第二羊水沒有擠壓以后從口腔、鼻腔沖出來,小孩剖腹產的一生呼吸道都有問題,我們國家是超越世界衛生組織的將近一倍半。我們剖腹產的比例,你想這是不是常識,這是一點。

  第二出生后喂奶,大部分我們現在都用奶粉,母乳相對少,小孩的視覺八十左右,八十厘米,正好是母親哺乳眼神對眼神這樣一個距離,他那時候是模模糊糊的,小孩的視覺定位變焦,七到八個月,才能看到遠的地方,晶體非常脆弱。你想想我們大部分正常喂奶是什么,是八十,很專一看母親的表情,增加親子那種的關系,注意力集中,但拿奶瓶一喂,小孩就看天花板,所以我想李校長講的注意力很重要,送到他們手里已經晚了,這是家長的事。鑄造車間在家庭;機加工車間在他們三位手里;組裝車間在大家今天咱們在政協禮堂,是咱們現在工作的地方,然后使用的好不好這是社會的評價。

  這四個象限,你想想注意力,還有小孩小的時候培養,就是從小看大,3歲知老,這是我們國家算是一個古語,按今天物理學就是彈道原理。很多家庭今天就一個小孩,過去我們好幾個小孩照顧不過來,今天有一個小孩這個逗一逗,那個抱一抱,小孩剛剛聚神看一個東西很好奇,神經正在聚焦,小孩沒辦法聚焦,人與人差異在哪里,就是瞬間調動注意力,把能量聚集在一個點上。中國有武術訓練就這一點,李小龍有沒有看過那個電視,里面有一句話非常經典,制勝的法寶是注意力的事情,下意識的正確反應,這是家長給孩子的第一次完成目標,我們所有的家長幾乎都沒有,你別看名校一大堆,我觀察的是孩子的行為,我看他說什么,也不看他嘴巴里吐什么東西,你看他行為就知道未來走什么路,注意力不集中影響一生。

  最簡單我們做了實驗,像小孩進到李烈校長這個系列,在幼兒園,告訴你個想法,玩一個游戲,鼻子對鼻子,眼對眼,看誰盯過誰,小孩從一歲開始做這游戲,我們在望京這邊,有十多年的指導實踐,一批孩子沒變,就是注意,為什么?鼻子對鼻子,眼對眼,看誰盯過誰,小孩跟你對著眼很有趣,你老輸給他,他就有興趣,教育第一個是有趣,第二個是有理,所以這種小孩天天跟你盯,你不盯他就撒嬌,媽媽來一下,看誰盯過誰,天天玩游戲,一個慣性,生活方式,這就叫文化,這種小孩天天盯,就會有注意力集中,你看兩個小的案例,就可以知道到了你們手上以后,家長做完了功課,到校長手里,校長不是那么回事,那種小孩只要他一出去盯著瞅,家長就有面子了,平常我們說叔叔好、阿姨好,小孩就打招呼了,我們成人也沒那個意識。這種小孩一說叔叔阿姨好,盯著你說話,叔叔好,阿姨好,你喜不喜歡這孩子,盯著人說話有禮貌,其實他是下意識的。

  第二是上課,老師一掃,看他一下,看誰盯過誰,不怕老師,老師眼睛一走,不可能老盯一個孩子,老師也怕了,特有成就感,老師再一看,又來了,看誰盯過誰,老師說這孩子注意力集中,老師喜歡這種孩子對不對,他就會對孩子有會意的小動作,孩子喜歡老師,才能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小孩不是給自己學習,小孩給爹娘的,給老師學習的,他喜歡這個老師,他這個老師就學好,不喜歡就不跟你學,你如何培養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剛剛我講的,非常重要的接受度。剛講了三受,忍受、接受、享受,接受和享受的孩子很少,尤其對家長的行為,更重要的我在加一作用,田字格四象限,零點到三點這個象限是難受,零點到三點這個象限是難受,全國孩子基本會難受。三點到六點,忍受,總得上學,六點到九點呢?有一部分被同化了,找到興奮點了,接受。能享受九點到點很少,即使是學習成績特別好的孩子,我接收了很多跟蹤的家庭,沒有價值感,沒有幸福感,他只是個學習機器,他想干的事家人永遠不讓他這么做,那怎么辦?所以選擇權很重要,這叫做什么?我們現在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家里應該有什么,約定的機制,家庭公約制,家庭憲法,小孩有約定在前,他就有安全感,他有選擇權他他就高興就幸福,該玩的玩,該做的做,但是我們整個國家,加上挾泰教育上沒這個機制,這就是最麻煩的事情,劉校長剛剛講的這幾個非常重要,我剛剛看了,學得有趣,玩得開心,像李烈校長的,現在我們家長都要陪伴,我個人體會,中美家長最根本的差別上來,陪伴的時間和陪伴的點美國很多家長也非常玩,但有幾點作為人生的約定對家庭的約定,第一周六到教堂一定要是陪孩子。第二小孩的表演,比如說有各種各樣的興趣愛好表演,在體育場比賽一定要到場,為什么?他那么長時間,觀眾一來誰是最好的,家長,他要給爸爸媽媽做匯報,我們中國的家長基本這方面都缺失。

  我在北京八十中還有教科院的我們組織了幾次,中美中日各種介紹,中國的家長只到了幾個,美國的家長90%到了,沒來的都請假了,跟孩子請假,對不起兒子,今天我確實這樣,我是要飛到外地,不能夠在同一場地我回來,所以你想一想看這個是什么概念,家長素養問題,重視度問題,如果孩子是他的領導是他的老板是他的大客戶一定來,重視不夠。我們再回來接下一階段。請大家提提問題,咱們四個一起來應對這個問題,我們散著談,大家隨時聊天好不好。看看哪一個。

  發言:

  現在好像是在民間有一種蒙學復興,或者對讀經、國學有很多這種商業機構在運作,可能我們在想孩子應該是面向未來的,成為一個懂得電腦、手機、微信這種很現代化,這兩者這幾個位專家持什么態度,孩子應該更現代還是古典。

  劉長銘:

  這個不是什么矛盾的問題,讀一點中國的經典我是贊成的,但是中國的經典得有些選擇,中國的文化不都是精華,這個我們都知道,一個國家的落后,會導致文化落后,一個國家的振興歸根到底也是文化的振興,所以我們有選擇的來讓孩子讀一些經典是必要的,現在的東西當然要接受,有時候我們這個不必擔心,因為小孩在接受這些東西的時候比我們成年人要快得多,剛才聽幾位校長和專家說,我還有一點想補充的地方,談到這個幸福,談到這個成功,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我給大家講幾個故事。

  一個我們可能都認為我們孩子能夠上哈佛的這樣的學校就是很牛的,我有一個朋友,他是麻省理工在亞洲地區的首席面試官,他有兩本書的序言是我做的,其中有一本書是關于家庭教育,他現在專職做家庭教育,我認為他就是一普通人,他麻省理工從那畢業,世界名校,他現在專職在做一個家庭教育,他有一個很大的一個媽媽的圈,解決很多家庭教育問題,他在這本書里舉了一個故事,也是引用他朋友的一個例子,他這個朋友就說,他的成功,這是世俗意義的成功,世俗層面,可能是所有中國的家長都非常看重的,從小學了才華橫溢,會這種琴那種琴,學習成績優異,上著名的學校、著名的中學,畢業了以后到哈佛大學,從哈佛大學畢業以后進了非常著名的投行,年薪非常高,結婚嫁人,讓所有的人認為這是非常成功的一條路,結婚以后一個月自殺了,很簡單,把這個汽車尾氣弄到他的車箱里邊自殺了,就在方向盤留下一個紙條說我愛你們所有人,其實他長期以來患抑郁癥,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給大家講另外一個哈佛畢業生的例子,這是我們的學生,這個學生2006年去了哈佛,2010年從哈佛畢業,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他在一個投行,年薪百萬,他給我寫了一封信,他說我一邊工作一邊做公益,我做的公益就是設計平板電腦,很便宜的,然后把一些教學的資源放到里面,然后把這電腦捐給中國西部,他募捐,做了幾年以后他把自己的工作完全辭掉了,因為很多人支持他,很有意義的工作,他每個月給自己開四千塊錢的工資,僅夠租一間房子和吃飯,然后把所有的經濟都投入到這個里面,他很幸福。因為我跟他經常聯系,非常幸福,他做的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普通人不是一個平凡的人,普通人對社會的貢獻可能很大,像亞當斯密說的,說一個面包師之所以把自己的面包做得精益求精,是因為他希望能夠更好的推廣起來去賺錢,可能他并不出于高尚的目的,但是就出于這樣的目的,他恪守自己的職業道德,也是很好的,這是我們社會所需要的。

  前幾天我跟一個老師聊天,他給我講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們一個畢業生,他上了清華,然后從清華畢業以后工作做得非常好,他年薪在一百萬左右,他的夫人是同班的一個女孩,后來走到一起的,他的夫人年薪才五十萬左右,這樣一位不到三十歲,二十七八歲年薪150萬的家庭,應該說生活得非常幸福,用我們的話說,用世俗的標準來判斷的話應該是非常幸福。前幾年突然辭職了,辭職做什么去了,做煎餅去了,我在這給大家做個廣告,國貿里的煎餅就是他做的,大家可以去嘗嘗,他為什么做煎餅,他在電視臺有一段講話,這個講話我非常有感觸,人家都不理解,為什么這么一個家庭,他還有一個合伙人一起做煎餅,那個人的年薪也在五十萬左右,也就說這三個人年薪兩百萬這樣一個團隊,他們把工作辭掉來做煎餅,他就說,兼餅是大家都愛吃的,有的煎餅很貴,十幾塊錢一套,大街上便宜的煎餅可能大家都擔心他的食品問題,怕是地溝油,怕是食材不可靠,他說我要做一億人的讓人放心的煎餅,我覺得這是一種家國情懷,所以從他的行為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普通人可能會對社會做出非常不普通的不平常的非凡的事情,我們今天看習近平作為黨和總書記,國家主席,他是一個不普通的人,但我們看到他推著老人,全家一家人其樂融融,我們立刻想到他是從普通人的生活中想到了很大幸福。

  前幾天一個女孩子來找到,我們的畢業生,一見到她非常親切,因為她現在在美國哈佛大學上學,該上大三了,我之所以認識這個孩子是因為這孩子,是因為她在上學的時候上高二的時候,因為到印度去做志愿者,有一支國際醫療隊,專門做唇腭裂的手術,在印度,做志愿者,她跟我請假說不參加期末考試,我說孩子你得想清楚,如果你不參加期中考試,要補考,補考最高的成績是B,這個我們規定,因為個人的原因而不參加考試補考最高的成績是B,她說我知道,最后還是去的,這是一個全A的學生,但是就那一次所有的成績都是B,等到一年以后她申請大學的的時候,拿著成績單,很多老師都看了,他說你是不是應該給她成績都是A,把這個成績改過來,甚至有些退休的老師都來找我,跟她完全沒有關系的人知道這件事,來找我,說這樣的學生她的價值觀是不是你倡導的,如果是你倡導的那你就應該不能讓這樣的學生吃虧,所以那一段我特別糾結,我也可以問問大家,這是我在外面做教師培訓的一個案例,大家認為是A還是B。

  齊大輝:

  我這里插一下,這里涉及到一個實現最高的價值,就是價值觀,在西方這種價值概念叫監科研,我出去社會實踐,有好多中國教育是沒有的。

  劉長銘:

  我們就有這樣的學生。我很糾結,后來有一天有一個老師跟我示范恩說起這事,他想想說,我認為就應該是B。第一這是制度,第二我們要求學生在未來學會選擇,什么叫學會選擇?就是我選擇這個我必須放棄那個,如果我要是選擇這個,他心里想的,我選擇這個,那個我將來還要得到。如果出于這樣投機的心理,他永遠也不會學會選擇。

  所以后來這個孩子帶著一串的B去了哈佛大學,去了哈佛大學,去了大學以后那時候我還覺得是不是也是功利,出國留學,后來大學以后到非洲去做志愿者,再次到印度,到中國山東做志愿者,他現在見我,后來我跟他開玩笑,我說孩子,我當時糾結了幾句話,我后來說你怎么曬得這么黑?她說我去哈薩克斯坦放羊去了,當時我聽了特別奇怪,我說為什么放羊?他說幾年前在我畢業典禮上,你講到放養娃的事情,大家可以網上找到那篇講話。我說今天你們從名校畢業,其實在我看來,許多城市的孩子他的生活邏輯并沒有超越放養娃,放羊娃為什么放羊?我要賣錢、蓋房子、娶老師、生娃、放羊,我們都知道這個故事。我們城里的孩子的生活邏輯是什么?拼命學習,找個好工作,掙多點錢,買大房子,買豪車,討漂亮的老婆,生孩子,這個邏輯與放羊娃有什么不同,她說我就要體會一下放羊娃的生活。所以你看我們討論了半天關于放養娃的問題,這個話題不可少,不是因為我們喜歡吃涮羊肉,跟這個涮羊肉沒有關系。

  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天我要說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們都渴望自己的孩子成功,真正成功的我跟大家說,這是我做了快四十年的老師,我目睹了許許多多的學生,今天看起來應該說已經初步成功的這些學生,我從他們的發展的軌跡我現在越來越悟出來一個道理,其實根本不是智商的問題,說白了,說到底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就是你這輩子想追求什么,你只要認準了就一定能夠成功,怎么就成功了,真的,無論我們做什么,做老師也好,做別的工作,怎么成功,就是愛做,熱愛就一定能成功,你只要熱愛了就不會怕困難,就會想方設法把問題解決了,甚至于敢于承擔風險來把這件事做成,我們人任何一個普通的人,達到了這個境界一定能夠在那個領域里頭取得成功,一定能夠在這個領域走得很遠很遠,走得遠就意味著成功,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深刻,我們自己某一個方面對這個問題做詮釋、做理解,耽誤大家時間了,我就說這些。

  主持人:

  我想問一下您剛才說了很多的教育大家都能理解,但是在中國現在的體制下,像小學可能沒有升學率考分的問題,像初中、初中部,高中部全有,作為校長來講如何面對您的升學率呢,兩位校長。聊一下。

  劉長銘:

  其實大家也能夠體會到我在外邊從來沒有談過升學率的問題,我不是很重視,前兩天有文章說北京今年高考的問題,說到四中只說了一句話,這句話我都不贊成說,我從來不太談升學率的問題,其實上大學不是最根本的,前兩天我,馬云寫了一篇文章我覺得寫得非常好,他說如果你沒有考好,說明什么呢?說明我們的運氣不在這這里。有一次我在清華開會,有個學生見到我叫我,他說我現在清華念呢,這個孩子我知道,他當年考試沒考好,最后以第一名的成績保送到清華讀研,沒有什么了不起,所以我跟很多家長談我的一個想法,叫做臺階理論,考大學如同往臺階上蹦,這個學校很高,這個臺階就很高,甚至一米二高,我們可能有些人天生的彈跳力很好,一下子蹦上去,這是可能的,不是我們所有人都能夠一下子跳上去,你非要往上蹦,你必須要做好,弄段腿,你你必須得有思想準備,甚至于我蹦上去我受了內傷了,我岔了氣了,我受了內傷了,什么叫臺階理論,搭起臺階很從容的走上去,這一輩子不在于一下子跳下去,在于你無論用什么方式走上去以后,你很從容的走到那種高,照樣可以。所以剛才我說的那個學生他高考沒有考好到別的學校去了,這是一個比較矮的臺階,從這個學校一下子邁到清華去,也很好。

  今天早上我跟幾個老師來討論,他們給我舉了很多學生的例子,他們學業沒完成,他們原來都是蹦著幾個學校到那去,不是一下子非要到那去,其實作為家長我覺得孩子最深刻的影響什么,今天上午我跟吳軍談了兩個小時,他解決《文明之光》的作者,他的兩套書都是在全國最暢銷的,一個是數學之美,一個是文明之光,他還寫了一本書,關于解說國外大學的,其中談到自己的一段經歷,談到他個人的經歷,這篇文章里面說,說其實我在對我今天影響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他的父親對待工作的態度。這個對孩子是無形的影響,對待工作的態度,所以這個對于他后來在谷歌、在騰訊工作有了非常大的影響。有的時候我們家長對孩子的教育不在說教,在于我們的行為,你不用說,你這么做,你的孩子一定會從你的行為中獲取你的基因,這個基因對于孩子的影響那是一輩子的,改都改不掉。

  齊大輝:

  劉校長講這個我認為是非常好的一個循環,通過一個案例通過學生自己的經歷講的這些我認為很重要的價值觀,我認為他的那個學生,放羊的學生有可能成為中國未來的領袖。為什么?她有一個價值觀可以做取舍,有這種取舍觀的人會不同,因為她少一個功利心,她就是自己做事的價值,她有自信心。第二做了以后她能夠去真正做,領袖這個概念不是中國做官,未來的二三十年的中國,到2049年我們建國百年,中國是一片燦爛,我對中國充滿了期望,因為我們解接觸了太多的家庭和孩子,現在中國已經很開放,已經很國際化,大概念小概念這兩者都兼并了,那么現在這個孩子真的能夠去做,我認為有兩件事,我作為成年人應該有比較領先的位置,過程不可超越,經驗不能替代。這是家長必修課,不管多大的官,不管多大的老板,金錢權力都可以換到,但這兩項不可以換到,所以這個小孩這么走,我相信她內在一定有一種自我認知,這是最重要的,剛剛劉校長講的行為基因,我們中國的文化剛剛回答那位先生的提問,現在一點叫小兒科,不成熟。

  比如說虎媽貓爸,也是小兒科,輸在起跑線上,我們國家太多二三十年社會觀點都是常識性問題,這是很可怕的,比如中央二套,我們去做的,真正的虎媽來了,我去做節目,我就講了幾個觀點,我說真的虎媽不怕,就怕二虎媽,中國二虎媽太多了,一橫一豎都是二,所以孩子們都掉到井里去了,你想想他是不是這樣,因為蔡明來了以后他的丈夫在我旁邊是猶太人,他兩個孩子在我旁邊,他的岳父岳母都在,我跟他們交流,我們中國真正的教育觀,剛剛劉校長講的,你要有循環性的概念,最起碼是價值觀,我們今天一說價值觀感覺很政治化了,說大話了,其實真的不是,每一件事的取舍就是價值觀,那孩子要A和B,本就是。

  包括我講我一個小的案例,我從中學輔導一個小孩,這小孩到德國,學習原來一半,到德國去很好,后來由于他家世的原因,西方原因懂得用中國的人際關系,給他送回來,做這個很好,他因為從有感情,到這來請我吃飯,吃飯的過程中了聊得不錯,最后買單爺倆有不愉快,就判斷了這個事情不愉快的原因。我是答對了加十分,他爸爸打答錯了現在一直在做檢討。因為這個小孩子要去買單,他爸爸說不用你買單,我來買單,他就一定要自己買單,當時我看了小孩的眼睛,我比較了解他,很多對家長的概念,對家長的意見從中學不跟父母講。比如我做這工作講得比較多,我比較了解他,到外面以后,回來工作公司很順利,剛剛劉校長講的A還是B,那么多教師說這個人確實是B的成績,這叫志,這叫約定,契約精神是西方經濟奠基石,比如你個案,這不允許,這個孩子怎么樣,轉身就走了,走得比較急,搶著買單。兜里有錢,你志是不允許,這孩子一定要去買,不聽他爸爸的話,漲紅著臉,轉身就走了,因為他走得比較急,搶著買單,他把生氣,你兜里有錢了,你至于這樣嗎,他這孩子一出去,真沒法管,還是咱們中國的孩子聽話,在國內他敢,他跟我發牢騷,我說大哥你判斷下,你看他臉通紅,他一定有自己不能說的因素,他爸爸說我對兒子還不了解,你還說,你跟他的一半就能判斷,我說咱倆打賭,回來問孩子,他肯定想自己買單,一是感謝我這么多年對他有這種來往,對他有指導,第二你是用公家來買單,他用自己的錢來買單,他有他的價值觀了,跟我吃這么多年飯,就差這一頓飯,我說在我前面他希望有尊嚴,一說這孩子點頭不說話,你想想我們教師失敗不失敗,還是我們的高級的官員,這就是說真正的教育不僅僅要使人聰慧,更要使人高尚,我們要為國家未來培養三高的公民去做工作,男人要高尚勇于擔當,女人要高貴,不要貪小便宜,今天很多女的出問題,都是跟娘有關系,貪小便宜,這就是剛剛劉校長講的遺傳基因,我們大家相處要高興,不要那么多內傷,不要那么多的相互耍心眼,心眼多了也沒什么好處,聰明反被聰明誤,整個我們國家現在內耗太大,誰都不開心。

  所以教育,剛剛劉校長講,非常重要的堅科研,小孩如果要有自己的想法的時候家長一定要有耐心,你自己不行,找一個外來和尚好念經,咱們學校要配校外輔導員,中國現在我們在受家庭教育的研究中,中國現在缺的最重要的一個角色叫家庭智庫,中國整個都沒有,我們過去叫校外輔導員,今天都沒有。說家庭是對孩子的情緒管理,小孩就這三件事,情緒不好,大人不會溝通,方法不對,沒人真正給他做一次完整精確教育訓練。還有動力不足,今天小孩不差錢,所以按他沒什么動力,那就沒價值觀。

  你看剛才講的,我一定要到國貿那吃一頓煎餅,我要去跟他們聊一聊,因為我在做社會學這方面的研究,什么樣的事能夠促使他們有這種想法,這也是我在文化部在做家學論語我們在做這個課題,我們國家目前的教育,回答剛剛那位先生的一個問題,我們過去那個田字格怎么來的,我們上中下三橫,家學鄉學國學,左中右我們有三院,書院和學院,咱們現在很可憐,我要去看看,吃吃煎餅,問問這幾位過來人,后續給我們孩子們怎么樣可操作,很重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很重要,但我的觀點糟粕也很多,今天的家長應該有選擇的去做,而不能夠太商業化,功利性很強,這對孩子是不健康的。

  主持人:

  我有一個話題想問一下李烈校長,可能我們政協機關的實驗二小上學的比較多,實驗二小也是咱們北京,都在小學里面比較靠前的,我看完虎媽貓爸以后,我就覺得虎媽貓爸以后,我就覺得虎媽貓爸里面的一些社會現象一,可能都會在實驗二小上發生,最開始是平爹的現象,現在是學區房,又開始平學區房,我想咱們實驗二小的教育可能跟其他小學有哪些自己的特色呢,為什么您的學校都爭著往您那去呢?

  李烈:

  就是不一樣,就是跟別的學校不一樣。其實我想說,剛才講的很多東西可能是中學生,或者成人,他們小學的那個特點還是不一樣,因為我們面對的是12歲的孩子,實驗二小這么多年學校自身的那種宣傳不講,但是我們覺得滿意的是只要有機會走進學校他的評價真的是很贊,越走進、越了解,覺得太多太多東西非常權威而且非常接地氣,這么多年靠的是口口相傳。還有就是培養出孩子的后勁,還有孩子的大氣,我們比較突出的,特別關注的是,剛才說的“人”字,一撇一捺,它第一撇來講我覺得他代表一個認知系系統,根據系統的學習他不是一個單一的知識,有知識后面的能力更有一種思維品質,所以一撇最終的結果落點不應該落在形成終生收益的思維方式,它的多角度,多位相,這種互利的等等,不是那種極端的絕對的單一的。

  將來不僅是創新人才需要,而且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它的思維要是想單一、極端、絕對,他一定一輩子痛苦多,煩事多,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一根筋肯定苦惱多,這是一撇。這是載體,最終是這個,過程當中會給予孩子很多滋養,很多東西,好多豐富的各種體驗,更重要的一撇更重要的一捺。一捺就是我們所說的做什么樣的人,用你們的話來講,其中這是最終形成的一個價值追求,到底是做怎樣的一個人,他要有清晰的這種追求。所以這個一捺實際上就是我們所說的人的德行品質,我剛才講零缺陷。所以在這一點上非常的突出,我講的是一種愛,這個愛對小學來講,他是由非常多的具體的愛構成的。

  比如說他對父母的愛,家庭的愛,同學、老師、班級、學校,這個是從小到大社會的一個一個細胞單元,你將來才有可能對整個國家、民族、人類這樣的愛,還有他對于自己和他人之間,起碼有一點,不能侵權,不能因為我的任性,因為我如何侵犯他人的權利,影響了他人,這是規則,是底線。就像你們講的,家里小的也好,他覺得大的就是法,所以在社會群體中作為一分子,他必須有這種規則,你可以自由,可以有很多個性,但不可以以犧牲他人的利益為代價,這種東西的培養,那他是很幸福,這是比較多的,有很多對孩子的個性的一種尊重。

  我跟你說一最簡單的例子,看完我們的課堂,很多人在學校感慨,十多年我們都是這樣,比如說我們的家長看完課之后,他會吃驚。他們會覺得跟我們想象的課堂截然不同,因為他發現課堂孩子會有很多很多的方式。比如說前邊的孩子回答問題他會自然的站起來面向大家,他轉過來,既兼顧到老師,又看到大家,然后他發言的時候會沖著大家去講,大家會看著他,等他發完言,會有很多手勢,有人沖他這樣,還有人沖他這樣等等,會有很多形體語言,比如沖他這樣的同學意思就是說我要給你補充,有的意思就是我有小問號我要問你,如果是這樣,我會就這個話題還有說,這樣的意思我到現在為止半節課都過去了,我還沒發過言呢,意思是很著急,我還沒發過言呢!這個意思就是可能就這個話題有很多同學不同角度要補充,我這個意思就是剛才第一個同學給你補充的,我跟他的思路是一樣的,那我是二次補充,他們會有很多這樣的規定。

  由于這個就不用說,老師說誰誰,你站起來重復一邊,他有這么多呼應,這么多補充,一、他一定是專注的在傾聽,第二他傾聽的過程中一定是快速的運轉,第三他會在不斷的什么視角,或者他的問題真實的問題會提出來,然后這個同學不用老師叫的,舉手我就沖那個小孩,某某某同學你有什么問題?那個人站起來了,說哪個哪個我覺得角度挺好的,可是我怎么看過一本書跟你的不一樣,他就會有他的問題。這個同學可能會堅持,再辯論一下,我還沒看到那個,那你說的是這個,怎么怎么樣。真的聽得特享受,你看看孩子們的變化,而且課堂上我們突出講的是老師要勇敢的退一步,學生適時的進步,勇敢的對事實的進,需要你的時候老師才能進,你退出來才保障孩子的主體。

  所以這種培育,拿剛才面對面來講,它不是單一的對知識獲取的價值,更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還有那種專注,傾聽也是一種尊重,還有就是家長之間,表現的大氣等等,很多同學都是在里邊,所以這個東西好像既有一撇,也有一捺的這種培養,所以因此我們的特點,好像更多的我們是累加很多百姓的東西,因為從一個人的功能的發展區來講,在他六歲到十二歲這個年齡段,更多的是感性的很多很多東西,沒有這個領域,跨越這個年齡段,直接去支持或者推理,一定不會有持久的發展能力的,所以這個里邊我用這個例子講,這樣上課可能孩子真的會很愛這種學習,很愛這種交流,很愛問題的發現,很愛問題的研究等等等等,都是具體的,由此,時間關系我就不舉例子了,所以“也愛越愛”是我們的品牌理念,做人最重要的是愛的情懷,愛的情感,還有愛的能力。

  齊大輝:

  李烈校長剛剛講得很重要,因為我有家長的小孩就在這學校里,這個小孩跟我講很享受他這個課堂的交流方式,這叫教育形體學,非口語教育,形體就用手語,第一有尊重,第二有效率,第三有規定動作有默契,教育是默契性的,要用語言來講很蒼白,比如打球,大家都用手語,所以我們很懂得手語,我美國待了很多年,也很懂得手語,比如在北京我們看攔出租車,看老外來中國有多長時間,凡是出租車在水面之上的這種可能剛開始,在水面之下一定是來中國很長時間了,因為中國人很著急,怕司機不停,要有身體去攔那潛意識的,李校長剛才說的是非常難得,因為我們是種地出身的,咱們農業國家,西方農業出身的,所以要把這個東西方的結合在教堂里,對孩子們非常好。

  李烈:

  這個我們最初也有挫敗感,孩子一畢業,孩子的家長紛紛回來反映,我們的孩子會哭,因為到中學,這個方式他習慣了,他到中學去不適應,站起來一發言,習慣面對大家,老師說,“嗨嗨嗨,往哪看?”

  齊大輝:

  堅持堅持,這個太難得了,在中國要好好培養。為什么我剛跟長銘校長也在講一個問題,我在北大有校長培訓班,講了半天課,我就在做實驗各,身體語言,我說你們都聽明白了嗎,大家有什么意見嗎?我說我剛才有原則性錯誤,二百多個校長,沒有一個提出我的原則性泰晤,這是很可怕,大家已經麻木了,我說當老師有這個動作就不能做老師,要把手指變成手掌,要把你變成我,同學們我講明白了嗎,這是教師,你聽明白了嗎,這是推卸責備,你講得好不好在先,如果要是老師大家不愿意下課,說評書的請聽下回,哪個都不愿意聽。說明這里所以有教育責任的先后還有身體語言的尊重,這種手勢在我們教育形體學,在我們北師大,我問了一下我們這些校長,北師大是連教育形體課都沒開,你想我們國家的教育是不是有點問題,包括剛才劉校長也講一個問題,現在的教室都是獨子上崗。現在的家長也是,一個人文微觀的家庭環境中,兩者都是獨子,這里面有很多要面對未來教育的挑戰。

  主持人:

  在座的各位家長你們還有什么?

  發言:

  非常榮幸能夠聽幾位教育家談教育,剛才幾個老師都談到價值觀的問題,其實我非常認同說到的有愛有責任心、有內去力這些,比如說我在引導我自己的孩子過程中,其實一直在這樣做,其實一個孩子尤其是他在未成年的時候,他要堅持他的價值觀我覺得是非常需要勇氣的,剛才說到這些,我覺得跟我們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觀是很沖突的,比如說很多家長職業帶孩子去炫富、去攀比,比如老怕自己孩子吃虧,所以很多時候其實不去考慮別人的感受,我去照顧別人的利益的,那么其實這些孩子未成年的時候,他如果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堅持自己選擇的話很有可能跟別人不一樣。他很另類,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我覺得孩子不容易,有可能剛才在這里想的時候,可能我是不是從眼前,暫時孩子會不會沒有朋友,會被孤立這個角度,所以尤其是一個青春期的的孩子開始形成自己的個性,在他大學畢業之前他要做自己很不容易,所以其實做家長糾結,我想在這里請教幾位校長實質的問題。謝謝。

  李亞明:

  剛剛這個講到就是說正確的價值觀我們可能是家長怎么培養怎么做,但是可能在指引當中不一定會認可,我覺的這一點是這樣來看,也不一定,研究我們雖然可能在價值觀上有昏暗的地方,但是總的來說在學校這個氛圍里邊還是正能量比較多,還是主張正面,包括我們的老師,包括我們這個集體,我們也老講一個集體的輿論導向非常重要,這里面我覺得一個學校、一個班級、起碼從正面講都是講引導大家和培養大家,比如說公正、有愛、包容,這個我覺得其實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可能孩子之間,會出現一些個不健康的或者不正確的這些東西。我認為作為一個學生,還是應該堅持。同時讓他知道在堅持當中他可能要從長遠看,也不能光從眼前這個利益來看,可能眼前對有些學生不太理解,但是你從長期來看,你這樣做這樣堅持對你的成長,對你的包容的精神和你將來的發展,抗挫的能力還有是有好處的,另外我覺得還是應該相信學校,學校我最近也在想,學校什么地方,比如說老師或者說領導,學校有些個情況不一樣的看法,我在想學校實際上是一個文明的場所,學校就是老師作為一個文明的人,或者說作為一個文明的典范,它是用文明的方法在引領、指導未成年人學做文明的事,所以我想這里面家長也不必過于擔心,學校還是在正能量方面,或者正確的價值觀引導方面努力做,但是學校也不是真空,它肯定還會受到社會的一些負面東西的影響。

  主持人:

  剛才說學校也不是一個真空,大家在座的包括北京人都知道,跨進四重的門,一腳就等于跨進了名校的大門口一,那對于高中的同學來講升學率和學校培養之間的矛盾你們是怎么來把控的呢?

  李亞明:

  我到一九有五年了,每年都要開畢業班工作會。原來我們講,我來了之后大家認為畢業班工作我們要總結,過去理解,也要對新的一屆提出要求和目標,但是每一次我在總結和畢業會上,最后提出的目標就是四個字“盡力無憾”。大家可以問我們的老師,所以我第一講他們不太適應,他們說您沒說目標,咱們到底考第幾,我說就是四個字,“盡力無憾”,是不是你自己的工作盡力了、投入了、千方百計了,把學生調動起來了,這就可以了。如果說我們定了一個目標,可能因為各種因素,或者說就某一個學生達不到這個目標,可能就會在這個學生做手腳,所以你說可能不讓他考,或者不讓他怎么樣,你就會想辦法對這個學生采取一些不正當的措施和辦法。所以我是不同意這樣做,但是你不同意做,你就沒有想法,就是因為孩子和人各種各樣都有,包括有些孩子我們也感覺很費勁,很痛苦,但是我總是帶著大家還是要情感溝通,還是要從愛孩子的角度去出發,還是要從多從孩子這種思想、心理、情感去考慮,去幫助。

  但是我覺得我們這么做,并沒有影響我們的教學質量,實際上我們整體的教學質量,當然我們跟四中沒法比,比如我們今年的文科,我們去年文科也是100%,我們今年文科也還是100%的本科線,我們文科的平均分超過一本線,咱們在看其他一些微信在傳的,城區溫課達到本科線按的學校是20所,文科平均分過一本線的15所,我們是其中之一,四中更優秀了,今年四中文理全是北京市第一。

  發言:

  首先感謝全國政協今天能舉辦這樣一個關注未來,既接地氣、很接地氣又很難為人的一個就是講方式、方法很高難度的一個沙龍,在這聽到各位校長跟專家的講座我很受教育,所以我今天下午就是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特別是李亞明校長是我們一五九中的校長,我是一五九中的退休教師,能在這見到也很幸福,因為時間關系,聽課就是要聽明白,對于這個李烈校長講,因為我的小孫子三歲,對于李烈校長講的一長多能零缺陷,后來補充了許多還是不明白,我提的問題要是幼稚也別笑話,人性、本性如何,我知道它是絕對不劃等號的,它根本區別在哪里,比如說看問題的角度和方法,眾所周知兩個例子。

  一個老太太兩個兒子,那雨天他就會想傘賣不出去,一個兒子晾谷子的,雨天的時候谷子曬不成了,好太陽的時候傘賣不出去了,她總在糾結。后來她就知道了,換了一種思維方式。

  還有就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留了半瓶酒,有的人,我還半瓶酒,特高興,上床睡個好覺,有的我太留了半瓶酒,我還敢不敢喝,這種問題是由性格決定還是由什么決定的,我就覺得這種看問題的方法他直接影響了幸福度,我特別想讓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都做這樣的幸福的人,許多小事,看問題的角等方法不一樣,直接影響幸福,怎么樣培養孩子這種,像你就是剛才講的這樣一些手勢,我就提個建議,為什么只有實驗二小這樣,做了多少年了,為什么不能推廣。校長可以多主辦這樣的沙龍多去推廣,為什么造成了這樣的擠名校像擠公交一樣,擠得非要發生踩踏事件。問題現在做到了,當然我也肯定這個教育大家都在關注的程度,比如說有專家學者接受西方的一些理念,或者資源共享,有并校,還有教師定期的交流什么的。那為什么不能把這些都推廣了,大家就不擠名校了嘛!四中可以做到每年升學率這樣的雙一,那以后我們一五九的教師資源共享,我相信教師的這種水平,我就一直給周圍的人講,我說教師的水平是差不多的,課堂上絕對不會講錯,所以你讓孩子好好聽講,不用去上課外班,但是肯定是方法嘛,多推廣。

  所以我作為一個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退休教師,提這樣一個建議,還有李烈校長您進行過這樣的跟蹤沒有?比如說您這個“人”字的培養,太感興趣了,做過這樣的跟蹤沒有?在人性的培養上,出來以后是不是還是很有差異的,不過我自己也可以肯定的講,肯定是有差異,因為就希望每個人都做平和的人,做不成的話,我想這個也可能。

  李烈:

  時間關系,我不展開了,你那孩子剛三歲別著急,還早著呢,前面那幾位我想說的是什么,比如說推廣,十多年前,一二十年,我們的各種改變不斷,全國各地從校長到老師幾乎每天都會有很多新面孔,一直在改變,國家級的北京市各個方面的沒問題,發揮作用,從西城區的合并,去年我們合并了兩所學校,我們自己的集團到現在發展到30多所,絕大部分在北京,外地也都有,這也是其中為什么實驗二小的聲望名氣不是靠我們自己宣傳。但是這么多年來,老百姓,在整個社會上,包括同行的認可度最高的原因。

  另外您剛才講到的比如說談的思維方式,就是人字的一捺,這是一個滋養、累加逐漸有晾到這邊的過程,所以現在不用著急,現在應該特別注意,比如鄉村的孩子,我當然覺得更多的是保護他的天性,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就應該要讓他玩,他有好多好奇的東西,現在都是學習過程,所以孩子剛問的時候,大家別反應,也別刻意的讓他,其實釋放天性當中陪伴他、支持他、保護他,很多非常好的東西這是一個角度,另一個角度得有規矩,有些人對西方、對國外的東西的了解,其實并不全,一說到國外,你看孩子多自由,老師往那一坐特隨意,然后孩子隨地一坐,三個一群五個一伙,然后上課,那么自由,光看到這一方面,他沒看到另一方面,另一方面比如從社會角度,社會上有很多法律規則,不可逾越的東西,社會都如此。

  齊大輝:

  我插一句,證實李烈校長講的,這是非常嚴肅的事,東西方有很多不同,比如說送出了一個十歲的小孩,到美國名校中學去讀書,剛去的時候有點欺生,美國孩子一樣,都是這個年齡段的,他學習好,但是體育不太行,美國孩子體育都比較強,所以有孩子欺負他,他也是有點反抗,中國的孩子比較有自尊,他打是打不過他,但是用一句話嚇他,在中國的學校里不算什么,當然也不應該說。在中國這是正常的孩子的溝通,嚇唬他,這種話在美國是不允許的,所以立刻把他控制住,校警來來,他是一個著名大學的,像我們的人大處一樣,因為我送去了,越洋電話打過來,讓我找家長,問他在中國的記錄。就是對別人侵害的規則,在西方就很嚴重。

  李烈:

  他除了一個社會上的之外,還有孩子一入學的時候,包括小學一入學,其中很多很多規定,那個規定他也受這方面好多制約,也有入學式的規定,因為該有的都有,一旦出現問題有一個不良記錄的話,那個很要命的,你包括在國外也可以讓孩子退學,包括小學它會有,但是退學又不那么容易,要退學什么這那的但有這條,中國現在好多規定沒有,家長的權利無限大,學校承受的責任可以無限大,有好多這個東西,所以我是說,該有的規矩,您那個孫子,三歲,我有說這兩條,一個是天性,保護他的好奇心,讓他有興趣,讓他愛問問題,不要嫌煩,另一方面慢慢等到五歲多的時候要建立一些規矩,可以零起點,小學一年級,零起點指的不用教知識,但是不是零準備。

  比如注意力的問題,這個準備剛才齊教授也講到,這個注意力不是上學以后再訓練,我們在孩子入學的時候,如果面試一看這孩子一定有問題,你跟他說話他的眼神是游離狀態,但是如果他三歲以前或四歲以前當孩子特別關注的干一件事,你叫他他沒聽見,你這時候板他可能就會傷害他,因為這時候他也是注意力集中培養的一個過程,集中干這個你叫我似聽見似沒沒聽,如果你一叫他就麻煩了,他注意力反而不集中,因此當孩子特別集中的干什么事的時候,一般在一定時間先別打擾他,也是注意力注重,但是等到他上學了,他專注的干事,你在叫他他就是問題。

  所以現在我們對老師真的是不僅僅要掌握學科的知識和能力,我們更要去研究和掌握學生知識,對孩子的不同年齡段的他的身體發育他的特點規律有很多這個東西,所以你那邊別著急,多看點相關的,這個東西,千萬別教知識,關于你小孩倍點國學的什么東西,我倒是覺得不一定刻意的要去背,但這個時候還要了解,孩子這個時候他記憶的角度,功能的記憶發展期他的記憶最好的時候,而且對小孩如果背一些押韻的,這樣的東西瑯瑯上口的,套特別快,大人記住,他能記住,但他忘得又快,所以這個時候,玩似的,連唱帶唱不是壞事,但是你非要求他記特別生澀的,這些東西你必須給我記,他有些沒興趣,我們這瑯瑯上口,他就要變成有意的記,很澀,這時候我們用這種方法記,可能就破壞了腦袋共腦功能的發展,這個區域。所以這個好多東西我都覺得生理、身體、心理的很好的規律,現在真的是目中有人的一種教育,應該把多方面的專家集中在一起來研究,大家是這樣一種趨勢。

  所以隨著孩子年齡增長您開始關注,你別現在就開始關注他的思維方式,那個心智模式,這么想的還是那么想的,那么點小孩什么想法都沒有,他更多的是一種自然按的天性的東西,所以這個時候更多應該陪伴同時是保護天性非常好的一些東西,謝謝!

  齊大輝:

  愛子心切,但是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教育上有一些常識,不算知識,以色列人為什么厲害,是因為常識全民性的一致,對短板現在有高有低,最低那個板不能低,就像李校長講的,三歲以前你不要去打攪他,有沒有反應,三五次的反應,你不要去打擾,四五歲、五六歲快上學了還沒反應,那這就慘了。

  李烈:

  那自閉癥就出來了,他生活在自己的圈子和那個世界、那個空間里,可能就出問題了。

  齊大輝:

  反應速度和和回應的方法是需要訓練的,今天的教育需要講該面,需要講動作,比如小孩小一點,你說請看著我說話一定要鼻子對鼻子,眼對著眼,從零歲你就看著他,這時候自然看著你,兩三歲開始訓練一直到上學之前,這種孩子最容易訓練好了,一輩子都有禮貌。注意力也會集中,所以有很多事是屬于常識性的,有很多事是常識性的,應該說我們如何做爺爺奶奶的科普,如果做爸爸媽媽的科普,我們應該有四母的教育,準父母、伯保姆、組父母還有父母,是不是田字格四個象限都填起來了,我們國家孩子相對來講,有一個成人比較常識性的整體的環境,現在我們真正講就2000萬的教師也是可以了,他們再怎么努力,家長不努力,沒辦法對付我們3.2億的家庭,現在已經3.6億差不多。

  所以應該中國的教育唯一辦法先做什么,家長教育,成人的成熟教育,還有一點家、校協同的教育。李烈老師講的,我們中國的家庭教育定義很不明確,按英文的定義和臺灣的翻譯是比較精確的。叫大家庭教育,因為家庭是一個組織,里面有四個象限,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這就是家,里面有什么家長教育,這一部分成人教育,臺灣翻譯叫親職,職業教育,長銘校長我們剛剛交流,他說要持證上崗,咱們剛認識有持證,中國的講法有結婚證,這是法律的男女的關系,咱們得有一個當父母的預備教育。

  另外一個親子教育,這個是在這十年中國比較接受和流行的,是因為我們中國的家庭教育就是親子教育這一塊,所以大家的研究基本是這樣,家長教育目前還是一個空白學科。我們北大剛剛建這個學科,在做這些研究工作還沒有做到學科健全。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剛剛講的,一長多能和零缺陷,這個我特別好,為什么呢,這個邏輯思維,比如說我們經常講一些教育問題都會爭執,是因為我們講的都是常識問題,解釋一些題,先設X,帶有什么公式得什么結果,這叫上中下的邏輯,我們國民思維中沒有這樣的一個科學訓練。

  經常我們大家一爭執都是在結果上,忘了用什么公式,也忘了前提條件。所以我們要是說上等人或者說經過素質訓練的人,特種兵,李云龍這樣的,都是假設前提,接著下面用什么公式,得什么結果,大家都看過《亮劍》對吧,李云龍一看有一個什么觀察力,這是領導,當家長的,都得有觀察力,接著知道自己不是自己干的活,那是炮兵干的活,夠得著夠不著,夠不著你自己送死啊,很多家長跟孩子有一輩子解不開的結。不是他不接受不愛你,是因為大腦不接受,被傷害得太多了,第二推進五十米,創造條件,所以才叫推進五十米,兩發炮彈干掉白軍指揮部,這叫精確打擊協同配合,炮兵跟理論完全是家長跟孩子的關系,老師跟家長的關系,婦聯跟教育部的關系,從宏觀到微觀都不協同,經常把教育部說是爹,把婦聯說成娘,十幾年,我發現很意思,我們發現咱們中國爹娘不在一塊過日子,全國青少年都是單親家庭,加上二虎爹二虎的娘很多,全國青少年不都掉到井里里嗎,是不是這樣一個狀況。

  所以我們要做得很好的需要,今天在政協禮堂三位校長都很用經驗,他們在這個環境中,很多話心里的苦衷是沒發現,今天這么多攝像機對著頭,如果我要喝一杯酒,在座大家都是好朋友,信得過的,你看到怎么講。這叫為真實生活而執行,必須要面對。

  全國真正要想搞好這個教育,我的觀點還得要打一場人民戰爭,要培養一批基干人民隊伍,就是家長委員會,美國是有這個機制的。我們做很多事情是這樣,校長就有擋箭牌了,家長委員會經過培訓,訓練的家長,他由于家長團體經過培訓,有問題先問家長委員會,校長都忙得不得了,這個搞那個搞,普通博士,那你找會長,會長找專家,說中國教育叫三缺一,打麻將都打不成,他們校長就是老大司令對不對,孩子老師家長叫陸海空三軍,三軍打仗沒有校外輔導員導化,今天叫校外家庭成功,沒有家長委員會產生一個中立性的素質,他叫財務長,那你想想陸海空三軍是不是在打亂仗,步調一致才能得勝利。所有的體育比賽都是攻方、守方、觀眾、裁判,法庭是原告、被告,法官跟警察。今天要是家長在學校有什么問題,第一咱們家長特別不成熟,當著孩子的面,這是全國都在發生的現象,這是非常不理性的,有任何問題第一個原則家長要回避,不能讓孩子看到成人的不光彩的表演,你找誰去,他們有一個種地組織,這是國家機制性問題,最重要是家長要成熟,所以大家也體諒體諒中國的這些教育工作者的難處,大家給他們鼓鼓掌號碼。三位校長依然再做一個總結發言。

  李烈:

  家長是孩子成人走向社會之前的都能信任的班主任,所以家長的相對在教育上的專業和拿出一定的精力時間陪伴,對孩子而言,也包括家長的那個行為,榜樣行為,它是一種教育的機制,對孩子來講是最重要的而且是第一概念的。就是夫妻倆爸爸媽媽之間的關系,一種和諧跟情,其實對孩子要么就是非常強的好的教育,要么就是非常可怕的傷害,所以對孩子加強信任溝通能力。

  劉長銘:

  我給家長提個建議,這也是我在外面做家長講座的時候給家長提的建議,由于特殊的歷史原因,我們今天的家族的文化都斷失了,我們看到非常有名的家族,曾家和粱家他們都有了家宣,有了非常深厚的家族的文化,這是一個家庭的文化基因,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說我給大家提個建議,從我們這代人開始,重新確定家訓,要重立家訓,這也是過幾天我要通過人人網向社會發出的呼吁,我們要重立家訓,重新構建家族的文化,這樣才能夠保障我們這一個家庭能夠興旺、持久,不會出現富不過三代等等,其實國外有很多大的家族,他們有很多家族的傳統,要想讓我們的家庭,讓我們的后代能夠過得好、過得幸福,能夠使我們這個家庭、家族能夠延續興旺。這是我給大家提的一個建議,重新構建我們的家族文化。

  李亞明:

  我覺得還是幸福快樂就比較,要我做變成我要做,要我學變成我要學,這個需要我們家庭學校和社會共同努力來做,謝謝大家。

  齊大輝:

  謝謝三位家長,最后我再說下我們的愿望,家庭是一門科學,我們北大正在做這樣的籌備,做中國家庭科學研究院,中科院、社科院、家科院這三足鼎立,才能把中國的教育做好。剛才劉校長也在講,中國過去叫“六合”,非常穩定的金剛體結構,那就是家分家教,有家訓家規,有家譜家祠,我們今天這個方面就叫做家訓,中國的國學最核心的就是家訓,中國的孩子都不練武術,所以中國人的血性不夠,今天真打仗,都一個孩子,不要說別的,就說在外面,昆明火車站這一次檢驗已經說明問題了,我們都是勞工階層的地方,你想一下,所以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要有中國的文武雙修,包括理性的教育,科學的教育,跟我們國家的這些傳統文化中優秀的國學教育要結合起來。我們共同來建立我們國家未來這樣一個新的教育體系和社會風氣。

  今天我把這個話筒再交給我們正規主持人,我是客串的,謝謝大家。

  主持人:

  這也是我們委員沙龍開辦兩年多以來最長的一次,因為今天好多人都在跟我講,今天下午都在安排學習,所以說我說真的是讓我很多感慨,我們希望共同努力,把我們的家大家也好,小家也好,建設得更加美好,今天的委員沙龍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高等學府原創精神何在

宇宙、自然、天地、日月、河山、草木、花鳥、魚蟲……原創為本,如此這般,讓我們置身其間多姿多彩,五色斑斕,舉目沒有枯燥乏味之感,傾聽天籟之音變化萬千,別說四處游歷會有無限精致風光,就連美食美味也一生享用不盡……因此,我們誰不無比地珍重、留戀生命之歲月,哪怕痛苦與甜蜜同在,磨難與成就同行……【詳細】

高校如何應對高考改革的新挑戰

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核心價值取向是引導學生德智體美全面發展,因此當務之急是轉變教育觀念。教育部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門要引導高校正確解讀改革方案,確立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教育觀,遵循教育教學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圍繞立德樹人開展各項工作;踐行“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尊重學生的選擇權,鼓勵學生個性特長的發揮,探索多樣化個性化培養;堅持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觀,構建師生學習共同體,促進學生自主學習和合作學習,不斷改善學習效果。【詳細】

提高青少年學生審美和人文素養

近日,以全國政協副主席馬飚為團長,全國政協常委王明明、吳江,全國政協副秘書長劉佳義為副團長的全國政協無黨派人士界委員考察團赴安徽省、上海市兩地,就“提高青少年學生審美和人文素養”進行了考察。手把手教同學們寫毛筆字,輔導學校書法老師;與孩子們一起高聲放歌,在課堂上當一次藝術課的學生……考察團深入到美育的各個環節,欣賞美、贊揚美、倡導美。【詳細】

版權所有: 《中國政協》雜志社 電話:010-66192616 010-66192614 傳真:010-66192614
郵政編碼:10081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23號  備案序號:京ICP備12000706  
博彩真经电子版 赌大小口诀 双色球十大专家汇总色球预测号码 香港赛马会免费独家料 pk10最稳办法 爱彩乐时时彩走势图 江西福彩快3今天全部走势图 白小姐开奖记录现场直播 时时彩开奖开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拖胆投注表 10元强力点刮刮乐视频